安居文学

首页 兄弟,我们走
字:
关灯 护眼
安居文学 > 兄弟,我们走 > 第十六章 江潼溪

第十六章 江潼溪

        贾彦强说道“是啊,你还是真难找,这段时间没少阴我们的人啊,一帮小初一的就敢这么猖狂么?”

        “狂也不是一天俩天了,都是俩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啊?”刘洋把烟头扔到地上,一拳就打到了旁边的人,和刘洋的那几个也都一起打,本来是把刘洋他们几个包住的,瞬间被他们打出一个口,几个人就开始跑,贾彦强他们就追,我们在后边跟着,不知道跑了多远,都已经离学校很远了,慢慢我们就追不上了,刘洋那边跑的是真快,反应也快

        贾彦强呼哧带喘的说道“李钰,刘洋这家伙我来弄,你们初三的就别管了”

        我也累的不行了,我拿出红河,点着了一根烟,给了贾彦强一根说“他刘洋现在是属狗的啊,看谁都撩骚,真不怕整个学校的都堵他们”

        贾彦强说“这小子,第一天来就把他们班的制服了,然后一个月就把整个初一的能打的都给收拾了,现在又伸手到我们这了,这小子确实有点东西,而且贼能阴人,我们得防着点。”

        之后我就回了家,给陈雅打了电话,没接通,可能是睡着了,第二天,课间操的时候,我和刘红伟去厕所里抽烟,我俩正抽着呢,外面进来好几个人,都是新面孔,应该是初一的,我俩也没当回事,这时候有个小子说“哥,借个火呗”

        我把打火机给他们,他们点完烟给我打火机还问“哥们初几的?”

        我没有说话,刘宏伟说“我们初三的。”

        “初三的啊,你们认识李钰么?”那小子抽了一口烟就开始跟我俩唠。

        我没说话,刘宏伟说道“认识啊,怎么了?”

        那小子说“听说你们初三现在是李钰在扛着?”

        “哪有,现在学校不都是贾彦强扛着呢嘛”

        “呸”那个男的吐了口谈说“他贾胖子算个jb,早晚会被我们收了,现在就是不知道这个初三的李钰是什么货色?”

        我和刘红伟都没说话,那小子临走还说“谢了哥们”说完就走了,课间操结束了,我俩也混进了班队伍里,进了教室,刘宏伟说“现在他们初一和初二打的热火朝天的,听说那个刘洋阴了贾彦强好几次,贾彦强这边都要抄家伙去他们班干他了,但是每次贾彦强出手都扑了空。”

        我说“这个贾彦强想抗这六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之前峰哥他们那帮是因为毕业走了,咱们这边我是不想参与,所以贾彦强才起来的,现在又来了个刘洋,有他贾彦强忙乎的。”

        我们就没参与他们的事,天天和陈雅发短信,打电话,陈雅在那边过的还挺好,我还开玩笑的说“在那边是不是有很多人追你啊”

        陈雅说“都是一些臭鱼烂虾,我才不稀罕”

        差不多天气刚刚转凉的时候,这天晚自习,我刚进班级,同学就跟我说班主任找我去办公室,我到了办公室,一进屋,看见班主任前面站着一个女生,身高差不多一米六五的样子,很瘦,长头发,皮肤挺白,我说“老师你找我?”

        班主任说“李钰,这是咱们班新转来的学生,一会你带着去班级,安排一下座位,然后带着她跟同学们认识一下。”然后又对那个女生说“这是我们班班长李钰,有什么事我不在的时候找他就行。”

        那个女生看着我说“你好,我叫江潼溪。”

        我说你好,然后我就带着她去了班里,我带着江潼溪回了班里,同学们看见我领着新同学都不说话了,我说“这是咱们班新来的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江潼溪长得挺好看的,班级里好多男生都开始打起了口哨,江潼溪站在讲台上说“大家好,我叫江潼溪,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江潼溪说话声还是挺甜的,我看了眼班级,发现没有空位置,我就让江潼溪坐在了我那,我则是挤到了最后边,和那些后排的人唠嗑。

        下课刘宏伟满脸通红就找我,说“钰哥,这个江潼溪长得太好看了,我相中她了”

        我说“那你就去追啊,这我都放你身边了,你还搞不定么?”

        刘宏伟说“我不知道咋说啊,我都没处过对象,她坐我旁边我就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看你那点出息。”

        之后我带着刘宏伟去教务处找主任申请新的书桌,主任带我去一个空着的教室让我随便拿一套,我绷着书桌回到了班里,放到班级最后一排,都是俩人一桌的,自从我坐到最后一排,就变成了三、三、三人一桌。

        这可忙坏了刘宏伟,天天和江潼溪唠嗑,这天上体育课,其他班都不上了,只有我们班还在上,因为我是班长,班主任也好说话,所以我总是能争取下来体育课,领他们去踢球。

        我们班男生也不少,二十几个,正好能凑出来俩队,我和刘宏伟是不能在一队的,因为我俩踢的好,我担任前锋的位置,队友把球传给我的时候,我位置正好在球门这侧,他们的后卫看到我三四个奔我来,我一个大脚,一下子就踢了进去,然后刘宏伟跑过来跟我说“钰哥,累了,咱俩去抽根烟。”

        我跟他们摆了摆手,他们继续玩,我和刘宏伟就去厕所里抽烟了,刘宏伟今天不知道在哪整了盒红塔山,我说这是好东西啊,你小子生活费又多了?

        刘宏伟啪一下把整盒烟都给我了,说道“钰哥,我...”

        我说“你咋啦,有事就说。”

        刘宏伟努了努嘴说“钰哥,我想跟江潼溪表白了,帮我出个主意。”

        我说“这有啥的,直接拉过来,问她喜不喜欢你,不就完事了。”

        “这样好么?”

        “这有啥不好的,你天天买点吃的,送人家,准没错”

        “像你一样?不吃早饭养媳妇?”刘宏伟说完还在那窃笑。

        我说“我这是铁打的胃,你能和我比?你先给人家买吃的,让她先对你有好感,然后天天送人家回家,先这么做,培养感情嘛”

        刘宏伟说“好,钰哥,我信你。”

        之后的几天,刘宏伟天天给江潼溪买东西,江潼溪都不要,最后全孝敬给我了,天天让我帮他出主意,到了最后我也是没办法了,我说“要不算了吧,这个骨头太难啃了”

        刘宏伟却不干,说“没有啃不下的骨头,没有挖不倒的墙角。”

        这天下午,我们在厕所抽烟,抽完要回班里,就看见操场那边的健身器材那围了一堆人,我们已经很久没参与他们打架了,所以都不感兴趣就要走,这时候刘宏伟喊道“钰哥,是江潼溪。”

        我一听往那边看,果然是,一帮男男女女围着江潼溪,我和刘红伟就跑了过去,这是我班新同学,我可不能让她受欺负啊,我俩刚跑到那,就听见那个男的说“美女,你就给我次机会吧,我都跟了你三四天了,你看,晚上我请你吃饭行不?”

        江潼溪不说话,看到我来了之后,冲我笑了一下,跟那个男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能去,我对象来了...”然后就看向我,那帮男男女女就都看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