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兄弟,我们走
字:
关灯 护眼
安居文学 > 兄弟,我们走 > 第66章 网吧之战

第66章 网吧之战

        我们一帮人奔着网吧就去了,给网吧老头都吓一跳,还以为我们是来干仗来了,我们开好机,几个人一组组好队就干起来了cf,嘉宇非要跟我solo,还让我20个人头,一局10块,真是赤裸裸的不屑啊,不过为了能多赢点,我还喊到“你就会欺负我,熊我兜里这点钱。”

        嘉宇说到“妈的,不是你给人家过生日的时候了,该出点血了。”说完还乐呵呵的建房催我赶紧进来。

        我进去后,嘉宇果然让我二十个,我为了能多赢点,我第一局故意输,嘉宇点着一根烟,冲着我吹了过来“小李子,你也不行啊,让你二十个,你都赢不了,拿钱拿钱。”

        我说“你着急啥,就玩一把啊?”

        “哎呦,这是不服啊,行,再来,再让你20个。”说完,嘉宇就去建房了,然后站在那不动,让我打20次。这一局我努力了一下,差不多就差五六个人头,嘉宇说到“行啊,有长进啊,服不服,不服再来?”

        我说“再来再来。”

        “20了啊,你们都帮我记着点。”

        好多人都没开机,看着我们玩,这一局嘉宇又让了我20个,我就使出全力,各种压家,偷袭,最后赢了,嘉宇又点着一根烟,说道“行啊,进步挺快,这样,让你10个头,你赢了,我给你20,咋样?”

        我说“来来来。”

        嘉宇让我十个之后,烟一扔,耳机一戴,就认真了起来,我前期被压制的挺被动,后期,我就抓住他的套路了,各种卡点,瞬狙,最终40比38,险胜。

        我说到“哈哈,现在是你欠我十块了啊。”

        “行行行,记着呢,最后算,赶紧进来。”

        我进去后,嘉宇又让了我10个头,我这把专门上高点跟他打,给嘉宇都快打生气了,最终还是我赢了,嘉宇一下子就不服了,还要再来,我说不来了,他说“你小子,跟我在这装,还让我让你人头,这把不让你人头了,再来,输一把30的。”

        我一听,说道“来来来。”他们听到我俩这已经堵到30了,自己游戏也不玩了,都跑过来看我俩玩,嘉宇这把格外的认真,我那些套路都被他摸清的差不多了,最终我以40比39险胜,给周围人都激动的一身汗。

        嘉宇放下鼠标直接扑向我,对我一顿掐,说道“你小子,在这套路我,跟我装,操你大爷。”

        一帮人就在那笑,最后大家分析是因为嘉宇没带设备,让嘉宇心里平衡了一点,我一伸手,嘉宇问我干啥,我说“钱,算算,总共多少?”

        “总共70,钰哥我们都帮你算着呢”黄诗雨在一旁不嫌事大的说着。

        嘉宇听完直接奔着黄诗雨就去了,黄诗雨大喊一声“妈呀,我只是算账的,你至于吗?”然后俩个人就往外跑,我们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该上下午课了,我们一帮人就在后边追他俩,这俩人跑的是真快,这么一会功夫俩人竟然都不见了。

        我们回到了班,黄诗雨还没回来,杨迦直接问我“你们上午干啥去了?最后一节课班级足足少了三分之一的人,你们也太大胆了,真不怕学校查下来?”

        我说“那又咋样?法不责众的道理懂不?”

        “切,也就是化学老师,你换成别的老师试试,估计你们都得去外边站着,还得全校批评。”

        我说「这不是没事吗,大惊小怪的。」

        没一会就上课了,黄诗雨竟然是掐着点进的班级,路过我这的时候还对我挤眉弄眼的。果然,上课没多久,就有一张纸条传了过来,上边写着“钰哥,你失算了吧,我俩其实一直在网吧藏着,你们走了,我俩才出来。”

        我看着纸条笑了笑,下午的课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有历史地理啥的,时间自然过得就很快,最后一节课,我们老班来了,我一看老班,突然想起我的检查还没写,果不其然,老班进屋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上台读检查,我说“老师,我还没写完。”

        “上来吧,写多少读多少。”然后班里就都在那鼓掌,我硬着头皮上台,手里拿着仅仅只写了检查俩个字的纸上去了,老班看到后对着我屁股就踢了一脚“你一天就写俩个字啊?”

        我说“老师,一直在上课了,我也不能在上课时候写啊!”

        “就你贫,去外面走廊写,写不完不许放学。”

        我拿着纸和笔站在窗台上,疯狂的写什么对不起老师,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学校,反正把该对不起的都写了一遍,然后就把事情经过写了一遍,差不多用了十分钟,我就敲门,老班说“写的还挺快啊,进来给大家读读。”

        我上了讲台就把刚才写的读了,当我读到对不起国家的时候,老班打断了我“停停停,你在这做忏悔书呢?你逃课跟国家有啥关系?”

        然后班里就哄堂大笑,“继续读”老班说完我就自动省略了那些对不起,说请假问题,并且保证,以后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老班才放过我。我回到座位上,老班才说正题“同学们,这个学期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学校决定在月底进行一次月考,总结一下这个月的学习情况,还有反思自己这一个月哪里有欠缺,我希望这次大家都认真一些,特别是某些同学,老师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希望你能抓点紧。”所有人都知道,我就是那个某些同学,不对,还有黄诗雨和大个,我咋能只说我自己。

        “啊?又考试?怎么天天考试?”

        “我真不想考了,太累了。”

        “没有假期,还得这么考试,太枯燥了。”

        …………

        底下一帮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老班在台上直接吼道“你以为就你们不乐意啊,我们还不乐意呢,还得给你们出题。还得给你们批卷子,我们还累呢。”

        果真,老班发起火来,班里就没人说话了,高中就是这个样子,都是在一次次考试中度过来的,然后老班就出去了,我深刻个懒腰,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我直接趴在桌子上了,他们就在那讨论考试的事情,我趴着也睡不着,拿出手机,给陈雅发短信,陈雅没有回,我就给嘉宇发,嘉宇也没有回,我就给他打电话,刚打过去,才想一声,就被挂掉了。

        我心想妈的,至于吗,老子又不是要钱。我直接给嘉宇发“在不回消息,我就去骚扰吴倩倩了。”

        果真没一会,嘉宇就给我打了回来。我说到“你躲着我干jb”

        “哪有,这不上课呢吗?”嘉宇声音很小。

        “你们班不上自习?”

        “嗯嗯,上数学呢!”

        我说“放学送我去二中呗?”

        “不行,晚上我要和倩倩去吃饭。”

        “行吧,挂了,我自己想办法。”

        “那你晚上还回家吗?”

        我一听,愣了一下,然后说到“想啥呢,肯定回啊。”

        “行,先不说了,老师看我这呢!”然后嘉宇就挂了电话。

        打车去太贵,坐公交太慢,最后心里一横,打车去,刚做好决定,下课了,我起身飞快的就跑了出去,我竟然是全学校第一个冲出来的,那感觉,比跑第一都兴奋。

        我打车来到二中,我在车上就给陈雅打过电话了,刚到二中门口,陈雅穿着校服,扎着马尾站在门口冻得得得嗖嗖,看见我直接跑了过来,“老公,你咋来了?”

        我说“这不是想你嘛!”

        “滚吧,昨天还在一起呢,今天就想我了?”

        “真的,你穿这么少冷不冷?”

        “冷死了,手都冻红了。”

        我直接把陈雅手放到我衣服里,陈雅说“你身上真暖”

        我说“那可不,冬天的小暖炉,夏天的小风扇。”

        “嘿嘿,老公你吃饭了吗?”

        “还没呢,走啊,吃饭去呀,你想吃啥?”

        “我们去吃那家盖饭吧,咱俩得省着点钱用了。”

        我说“行,我知道了。”然后我就把手机拿了出来,给邵志平打了过去,约在那家盖饭碰面,邵志平以为我又来打架了呢,问我需要几个人,我说你一个就够了。

        没一会,邵志平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你咋来了?”

        我说“我媳妇在这呢,我来咋的?”

        钱志平说到“你不知道,那个李旭不念了,在一个什么台球厅呢,最近总有一些社会上的人在我们学校门口晃悠,专门在找我们。”

        我说“那你咋还跑出来了?”

        “这不是你让我出来的吗?”

        我说“行,我知道了,先吃饭,一会回去注意点。”

        李旭不念了,开始混社会了,不过就他那样,估计也没啥可怕的,跟嘉宇那俩兄弟一比,他还是不够看的。吃完饭,邵志平就回去了,陈雅还要上晚课,也跟着回去了,我自己一个人打车从二中回了家。张洪在家吃泡面呢,我在冰箱里拿出一瓶酒,就喝了起来,我问“最近你和刘瑶咋啦?”

        张洪说“算了,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就不往一起凑了。”

        “你俩就这样结束了?”

        “要不然呢,能咋办?”

        我说“就要最近状态也不好,你去哄哄。”

        “哄了,没用,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到底因为啥啊?”

        “那天我也问了,她就说对我没感觉。”

        我说“那就算了吧,女人不有的是,明天再给你介绍一个。”

        “真的?”

        “必须的必啊。”

        “行啊,还是二哥靠谱。”

        我俩抽着烟,看着电视,嘉宇还没回来,张洪吃完泡面问我“二哥,给我介绍个啥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