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一个都别想跑出新手村
字:
关灯 护眼

第388章 这人疯了

        药老急速后退的同时,感叹道:“你这力量,当真恐怖。不过,谁说那绿色的是毒了?”

        话音刚落,象首只觉得全身的力量突然消失了,腿一软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药老笑嘻嘻道:“这就对了么……”

        玩家们一脸茫然:“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真白解释道:“那个老人之前挥舞衣袖的时候,绿色的毒雾向前涌的同时,他将一团无形的毒打进了土里。刚刚他后退,土石被象首翻开,等于是象首把毒放了出来。

        象首奔跑,直接加速毒气在体内流淌的速度。

        象首麻烦了。”

        平白的脸色也变了:“象首!你不能输!”

        象首满头大汗,他只觉得体内的力量在不受控制的流失,全身酸软乏力,站起来都费劲。

        就在这时,药老从没有后劲支持的巨浪缝隙中走了过来,看着象首道:“还能打么?”

        象首没吭声,等药老足够靠近了,这才眼中精光一闪怒吼一声:“给我死!”

        象首猛抬头,同时他虚弱的身体瞬间恢复如初,狂暴的力量顺着鼻子甩出轰的一声抽在药老的身上。

        同时象首依稀听到平白的声音:“不要!”

        可惜象首已经来不及去想什么不要了,对方难得靠近他,此时不动用绝地反击技能更待何时?

        象鼻子抽在药老的身上,药老只来得及用手去防御,但是面对象首的绝对力量,药老直接被抽成了漫天的血雾!

        象首自己都惊讶了:“这家伙这么弱?”

        就在这时,血色烟雾附着在他的身上,一部分被他吸入体内,没等象首反应过来,体内和皮肤传来一阵钻心剧痛!

        “啊!”象首惨叫着仰面跌倒在地,庞大的身体疯狂的在地上打滚,然后那庞大的身体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十几秒钟后,象首直接化为了一张象皮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全场一片哗然!

        大家都以为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谁能想到,象首就这么死!

        象首的死太诡异了,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

        象首到死都不明白对方怎么就好端端的成了一团血色烟雾了呢?

        只有观战者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当象首中毒瘫软后,药老体内飞出一片血雾,血雾汇聚在一起变成一个和药老一模一样的人形生物,然后他穿过失去了力量支撑的气浪冲击波,走到了象首面前,口吐人言。

        象首绝地反击,打碎了那人形生物,人形生物化为血色雾气顺势附着在他的身上。

        观战者也就看明白了这些,至于那血色的烟雾怎么吸干象首血肉和骨头的,他们就看不懂了。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头皮发麻,发懵的时候,我是神开口了:“那不是毒,那是毒虫!血色的毒雾是聚集在一起的细小毒虫。毒虫从象首的鼻子、嘴巴、皮肤的毛孔钻进了他的体内,啃光了他的血肉和骨头。”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集体打了寒颤。

        毒就够可怕的了,再想到密密麻麻的虫子,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浑身不自在。

        同时看我是神的眼神都多了一丝凝重,这个始终沉稳如山的男人,轻易不说话,说话就直指核心,他们越发的看不透了。

        李真白和哭哭则是觉得理所当然,华夏第一人,兔子都被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这么猛的人知道这些,虽然有些意外,却也是在情理之中。

        一身黑衣的美女五功使无比惊艳的看着我是神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神很想说,自己这些年没干别的,就挖坟掘墓了,虽然总挖一些没啥用的坟墓,但是见识却是一路飙升。他就在一部古墓里的古籍里看到过类似的毒修法门,所以才能一眼看穿。

        不过以我是神的性格自然不会这么解释,而是微微扬起头道:“雕虫小技而已,只是你们见识太短,所以觉得不可思议。”

        平白怒道:“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早就看明白了,只是没说而已!有什么好神气的?”

        我是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的人又死了,你还上么?”

        平白一听这话,顿时大怒,一拍墙垛就要大妈道:“上你……”

        还没说完,只听远处一声长啸:“刚刚都是你们在挑战,这次,换我们来挑战!在下,乾元大陆,大衍剑宗曲麻衣,可有人敢来应战?!”

        一声长啸如雷,滚滚而来,同时曲麻衣身上剑气爆发,直冲霄汉,那可怕的力量哪怕隔着十几里地,众人依然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

        亚历山大、李真白同时瞳孔一缩,他们知道,来者比之前的两人还要恐怖!

        李真白轻轻抚摸着剑柄,舔了舔嘴唇:“这是一个高手!很强!”

        亚历山大握紧了手里的龙枪,他在之前的战斗中和曲麻衣交过手,他最多能接下曲麻衣十三剑!对方的强大,他早已领会过了。

        所以亚历山大根本没有上去一战的意思,而是直接看向了平白。

        平白也不傻,对方的气势如虹,剑气冲霄,这种强大的气势,他只在平头大帝的身上感受过。和这种人打,这不是找死么?

        杨疯子则气的哇哇大叫:“曲麻衣,你也截胡啊!让我装个逼不行么?”

        曲麻衣笑了:“一会一会你再上。”

        杨疯子还想骂两句,就听一声轻叹自人群中响起:“一个个挑战太慢了,对面的一起上吧,一次解决了,我也好去继续修行。”

        声音很淡,很冷,也很狂!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名白衣女子从乾元大陆的人群中走出。

        看到她走出来,嚣张如杨疯子也立刻闭嘴。

        药老在边上揶揄道:“上啊,你也上啊,都上去两个了,不差你一个。”

        杨疯子怒道:“滚!雪天颜出手了,我上去干嘛?我是想装逼,不是想当背景墙反衬人家牛逼!”

        药老笑了……

        平白看到走出来个女人,这女人不急不缓的,也没什么力量波动,心说那用剑的男人太强,不如挑个软柿子下手,于是道:“这女的归我……”

        话音刚落,那女子站定身体,随后一道比曲麻衣还要强大的剑意冲天而起,以她为中心方圆千米瞬间化为一片冰封之地!

        十几里外,众人都被这寒气冲击的打了个哆嗦。

        李真白直接苦笑一声,松开了剑柄,叹息道:“这个……打不过。”

        亚历山大也是一脸的无奈,面对这个女人,他最多能接三剑!现在想想对方的恐怖,心中还有余悸。若不是这个女人三剑斩杀十大龙卫,他也不会绝望的向平头大帝发出求救信。

        亚历山大看向平白:“平白先生,您看……”

        平白直接傻眼了,曲麻衣的实力和平头大帝几乎持平,而后来的这个女人,实力之强简直闻所未闻,恐怖绝伦!

        让他和她打?

        那还不如让他就地自我了断呢。

        哭哭这时候开口道:“白头发的,你不是说那个女人归你么?快去啊?”

        平白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心中怒吼:“去个屁啊!这个怎么去?我去投胎啊?”

        不过平白也是机灵,关键时刻,为数不多的脑子竟然全力运转想到了一个破局的法子,眼珠子一转,叫道:“喊什么喊?我万族已经战了两场了,你们华夏是不是也该动弹动弹了?不能都让我们出手吧?这两个交给你们了。”

        李真白一听,眉头皱起,刚想说这个我们也打不过。

        就听我是神道:“好,我们接下了。”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谁都看出来了,现在出场的这两个人强绝无敌,在场的人没一个是他们的对手。

        尤其是那个女人,更是恐怖的让人绝望。

        众人也明白,平白是怂了,然后才拿话挤兑华夏玩家。

        面对这样的强者,华夏玩家认怂,大家也不会笑话他们。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接了!

        五功使美眸中尽是不可思议:“你确定,你要出战?你可知道,对方有多强?”

        这一次,五功使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脑子不太好使,为了出名,疯了!

        不过她还是好心提醒了一下。

        大梵天神一向不喜欢华夏人,尤其不喜欢我是神。

        我是神从出场到现在,全程高傲无比,宛若真神看蝼蚁似的,这就更让他不爽了。

        现在见我是神跳出来,接下了这么难的一对强敌,他笑道:“听说,华夏有句古话叫君子一言驷,什么马难追。我是神,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平白也交道:“你不会怂吧?”

        亚历山大道:“那句话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是神先生,我期待你的表现。”

        亚历山大阴恻恻的一句话,直接将我是神推向了战场。

        李真白看向我是神,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然后低声道:“事不可为,莫强求!”

        哭哭也低声道:“不行就认怂吧,如果硬上,我最多给你打八折。”

        我是神真想把这丫头塞土里去!

        这两个强敌他也不想接啊,但是他来之前已经接了兔子的任务,这场大战他无论如何要出面制止的。

        反正横竖都要面对那些人,不如现在上了。

        正所谓,早死早超生,万一成了,这个逼他就不仅仅装出国,走向全世界了,而是直接装到隔壁大陆去了!

        他也算是装逼界第一人了。

        为了名垂千古或者遗臭万年,我是神一听胸膛,霸道的说道:“你们废话多就算了,耳朵还不好使。我说了,这一战,我接了!记住是我,接,了!”

        “什么?你要一个人迎战他们两个人?”草原猎神惊呼出声,看我是神的眼神就跟看个疯子差不多。

        而大梵天神看我是神的眼神则像是看一个傻子。

        五功使叹息摇头,她觉得她已经努力过了,这人没救了。

        平白则笑了:“一挑二,哈哈哈……别说我不看好你。你若是能赢……不,只要你能活下来,以后我把你当爹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