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地下城降临,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字:
关灯 护眼

# 195 经验值转移

        ,地下城降临,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是紫阳花小姐吗?你好。”

        赌场。

        兜帽人走到紫阳花面前,打了招呼。

        紫阳花笑着看她,问道:“是霞光勇者吧?晚上好。”

        兜帽人没有否认,只是勾着唇角,笑了一笑。

        她一比手,说道:“我对赌场的规则很感兴趣,请问――你能陪我做个测试吗?”

        紫阳花立刻答应:“当然可以。”

        蔷薇魔王神通盖世,一秒钟内向所有人灌输了赌局情报,但也仅仅只是最基本的情报。

        总结一下,主要有两点:

        其一:恶魔赌局内严禁私斗,所有人都会得到魔王的庇护,能抵御很大程度上的攻击。不论是非,一旦有人造成流血事件,那么伤人者等同于“对魔王本尊实施攻击行为”,他将面临魔王的报复。记住网址m.51kanshu.cc

        在这个规则下,赌客的安全得到保障。

        除非有人认为自己能打赢一个魔王,否则绝对不敢动手;

        其二:恶魔赌局只提供场地和赌具,赌局的形式任意。所有赌客都可以自由的摆赌摊,只要有人愿意参与,赌局就能开始。

        陈恩等人只抽流水,什么赌局都无所谓,只要赌起来就好。

        值得注意的是――

        赌拳也可以,但需要得到主办方的允许。

        赌拳是恶魔赌局中唯一合规的暴力。

        按照头脑中规则指引,兜帽人深吸一口气,她抬起手掌,指尖点在额头。

        在她的对面,紫阳花也做出相同的动作。

        她们对视一眼,紫阳花甩下手臂,大声喊道:“赌!赌赌赌博!”

        彭。

        轻微的爆裂声响起,魔王之力不断涌现,一张赌桌就要出现!

        “赌、赌……”

        但……

        兜帽人迟疑半天,没喊出来。

        马上就要成型的魔法也因此失效,魔王之力消失,赌桌未能成型。

        紫阳花稍稍皱眉,说道:“怎么了?”

        兜帽人定了定神:“这……这太羞耻了!为什么要把先手点在额头然后甩落,为什么要大声喊出‘赌,赌赌赌博’啊?”

        赌场二楼。

        陈恩注视着底下动静,看向抱着的蔷薇魔王:“为什么要让他们做手势、喊赌博?”

        蔷薇魔王一脸正直:“因为……仪式感。”

        “?”

        “陈恩卿,仪式感是很重要的,而且我觉得这样很帅。”

        唰!

        唰!

        蔷薇魔王不断的甩手。

        她看着陈恩,继续说道:“喊出‘赌,赌赌赌博’之后,赌台轰隆隆的出现,然后赌局开始――这样不帅吗?”

        “……”

        帅吗?

        陈恩扭头看向死兆,问道:“以前就有这规矩吗?”

        死兆摇头:“蔷薇魔王城以前是不搞恶魔赌局的,现在的一切都是重新设计,这个‘仪式感’也是蔷薇大人最近的兴趣。”

        陈恩转回头,看着满脸认真的小蔷薇,确定了一件事――

        身体变小,多少还是有点影响的。

        要是刚刚认识那会的蔷薇魔王,应该不会设计这么羞耻的环节。

        但也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陈恩又不赌。

        “赌,赌赌赌博!”

        不论如何感觉羞耻,设定好的程序无法变更。众目睽睽之下,兜帽人和紫阳花作出手势、喊出口号,宛如决斗都市中的海马和城之内。

        一个赌台也在瞬息间凝结而成,她二人立在赌台东西,面前都有一个骰盅。

        打开骰盅,里头是六粒碧玉骰子。

        赌客在开始赌博之前,可以先行商议赌博内容,紫阳花和兜帽人商量的就是摇骰子比大小,没什么花哨的。

        【请押上筹码。

        】

        一行血字浮现,提示下一步操作。

        两人不约而同,押上100点经验。

        紫阳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板,发现自己实际被扣除了110点经验――抽成不是在结束之后抽,在押注时就会扣除。

        “卡嗒。”

        赌场二楼,死兆手中凝聚成一枚青色的阅见珠。

        他随手抛给陈恩,说道:“40经验。”

        陈恩将其吸纳,面板上的经验值提升相应数值。

        只以100经验作为筹码,紫阳花和兜帽人显然不是为了数值而来。她们之所以对赌,纯粹只是为了搞清楚机制而已。

        筹码上桌,下一步就是摇骰盅,哗啦啦一阵响后,她二人将骰盅按在赌台上。

        “冬!”

        一束聚光灯打来,照在紫阳花头顶。

        【请开盅。】

        顺应提示,紫阳花打开骰盅,露出点数。

        “冬!”

        聚光灯移到兜帽人头顶,文字旋即出现:【请开盅。】

        兜帽人没有动作。

        她抬头看着深沉的黑暗,开口说道:“我认输。”

        没有反应。

        【请开盅。】

        文字,第二次浮现。

        到了此刻,她想测试什么已经一目了然。

        围观的三十余人都是点头,暗暗想道:“她是在验证转移经验值的可能性……如果能故意输掉,那么下次只需带同伴过来,再让同伴的输给自己,就能得到他人的经验值。”

        这有意义吗?

        意义重大。

        灰幕超凡的力量体系,老实讲很畸形。

        升一级才给一个属性点,本身效果就微乎其微。一级两级真没什么差异,只有十级二十级才能体现出一点距离。

        在这个基础上,升级所需的经验还贼多、多到了简直不合理的地步!

        如此情形之下,等级早已不是关键,“综合评价”才是一个职业者最重要的指标。

        荻花市团部只培养b级以上的职业者――

        原因就在这里了。

        但不升级、放弃经验值可取吗?

        不可取。

        职业者可以“二转”,二转非但能提升综合评价,解锁全新职业特性,而且一次性给予大量属性点,使职业者的战斗能力飞跃式提升!

        因此,升级是必要的。

        必要就必要在二转。

        可是二转的平均等级是50级,升一级提升不大、所需甚多,其吃屎感是显而易见。

        无数有雄心壮志的人都在升级过程中被拷打、被折磨,uu看书最后像咸鱼一样躺了下去。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娜塔莎表面上好像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她身为一个没什么背景的普通人类,能成为一个二转的火魔法师,实际上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有天赋、能吃苦,意志力格外坚韧。

        现在,有了一条不需要打怪就能升级的途径出现了。

        看客们屏息凝神,紫阳花和兜帽人全神贯注,等待判定结果。

        【赌客a没有按照流程操作,判定违规。】

        【赌局作废,赌客a需赔偿所有参与者的‘上桌费’,并没收余下赌资。】

        滴滴滴――

        兜帽人押上去的100经验值化作两颗阅见珠,一颗出现在死兆手中,一颗出现在紫阳花手中。

        “不行的!”

        “可惜啊!要是能认输就好了,那样就能找个老板,然后用经验值换钱了。”

        “也不能说不行,不是会赔上桌费么?”

        “……你傻啊?上桌费那叫赔吗?那是返还!你想坐上赌桌,就要先付上桌费!”

        围观众人,长吁短叹。

        紫阳花摇了摇头,说道:“霞光勇者,我们好像把事情想的简单了。恶魔规矩标准规范、流程严谨,转移经验值似乎不可行。”

        “不,不对!”

        声音,突然响起。

        赵虎站在人群中,露出了微笑:“我认为是可以的,只是不能掷骰子,要那种规则复杂一些,需要‘思考’、‘判断’和‘决策’的赌博――比如打麻将!”

        “喂牌、出铳,诈和。麻将有一百种输的方法,完全可以转移经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