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地下城降临,我成了魔王执政官
字:
关灯 护眼

# 206 手动配牌

    熔岩烈的消失,只在小范围内引起关注。

    究其原因,他是冒险者协会武装部的一颗新星,狄龙部长对他关照有加,这一次其实是打算让他成为赌局受益人的。

    他人间蒸发之后,狄龙还特意派人询问陈恩——

    陈恩当然一问三不知,只说熔岩烈把他送回家之后自己走了。至于去了哪里,不知道。

    狄龙后续进行了一系列调查,结果一无所获。

    熔岩烈心思缜密,选择动手的地方没有监控摄像头,至于他呼唤而来的地痞流氓都在熔岩烈展露真正能力之后暴毙,目击者除了魔王城一干人等,再无他人。

    职业者死亡本就是常有之事,熔岩烈的无故失踪只是让河狸镇加强了戒备,日子还是照过。

    至于陈恩?

    现在的陈恩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在恶魔赌局里泡着,时不时就露面冒充赌客,多少赢一点。

    恶魔赌局发展的很好。

    随着蒲公英种子的新一轮爆发,自己有能力进入赌局的就足有一千多人。

    这伙人在接受传送时,可以将身周之人一起带走,短短一个星期之后,参与赌局的人数就稳定在一千五百人左右。

    碰上热闹时候,参与赌局的人甚至能达到三千人!

    三千人,可以收取多少抽成?

    就这么说,一个职业者面板上带着十万经验值来赌局,每赌一局就要付出1百分之十的抽成。

    他运势极好,连赢一晚上,最终支付的抽成费可能达到二十万经验!

    根据死兆的统计,最近七天,恶魔赌局的平均总流水在一亿三千万以上,每晚都能得到一千三百万经验。

    这些经验全部用来强化的陈恩实力,陈恩坐着不懂,等级已经来到了40级……

    梦幻一般的升级速度,实在让人始料未及。

    陈恩手上抓住一把阅见珠,饕餮一般将其吸收,在滴滴滴中的经验上涨中感受到了空虚:“死兆,你能不能把阅见珠合成一下?每次光是吸经验就要吸一个小时,很累。”

    死兆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嫌累你出去杀怪啊。”

    “……”

    陈恩,不说话了。

    死兆继续说道:“今晚上的流水,可能会更高一些。”

    陈恩不解抬头,又很快明白他的意思:“国家队入场了?”

    “是的,两支都来了。”死兆看了陈恩一眼,“不如你去看看?情况或许有些不对头。”

    “是吗……”

    陈恩略加思索,起身下楼。

    赌厅内。

    陈恩穿过人声鼎沸的大小赌局,到了角落一堆人前。

    还没挤进去,他就听到有人说道:“我看荻花市团部,这一回是要吃苦头了!”

    又一人嗤笑一声:“该!也不看看谁是祖师爷,要不是我们灰幕人前面帮他们,他们能掌握成为职业者的关键技术?”

    “就是说!反了他们了,还想骑我们头上撒尿。”

    陈恩狐疑的看着这几人——

    什么情况?

    灰幕人和荻花人的确有摩擦,但灰幕降临的时间尚短,矛盾不是还很尖锐。

    怎么这会……

    这么大大方方的抨击。

    挤进圈子,陈恩一眼就看到了安教头。此刻的安教头一身正装,脸上还假模假样的戴了副眼镜,正试图冒充知识分子。

    他看着对面一人,开口说道:“王先生,你意思是——这麻将局是你们灰幕人的专属,我们团部来的这些人是不配玩了?”

    对面那人一脸错愕,连忙说道:“不是啊,我从没这么说过吧!谁想打麻将,谁就打麻将,怎么有配玩、不配玩一说?你们想玩,伱们就来玩嘛!”

    “……”

    安教头深深呼吸,显然是在压抑怒气。

    他沉吟片刻,又说道:“那么这样,今天你们玩,明天我们玩,我们商量出一個时间表来,行不行?”

    王姓男子摇着头:“也没这个道理。我们想玩就来玩,为什么今天能玩,明天就不能玩了?这也没道理。”

    不是——

    安教头还想说话,王某却抢先说道:“好了好了,安先生,你们爱玩不玩,反正我们已经在匹配列表中了,不打扰了。”

    虽然没看到开头,但光是看到这些,陈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简而言之一句话,灰幕正在抑制团部的高端力量发展。

    恶魔赌局反对作弊,但没有完全反对。

    像赌局“猜拳”,赌局要求参与者的种族必须不同,人类不能和人类猜拳,只有和恶魔才能进行游戏。

    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作弊,人类和恶魔天然对立,很难走到一起。

    但是——

    如果真有一对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人类恶魔,且一方有扶持另一方的心,他们就能借助赌局完成经验值转移。

    相对来讲,麻将因为其复杂的规则、较多的人数,很难做到规则上杜绝作弊,预防机制仅仅只是“预付赌资、随机匹配”,可操作性极大。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人海战术,用庞大的人数污染匹配池,让自己人大概率坐在一桌上,从而达到作弊目的。

    这一点,荻花市团部在搞,冒险者协会也在搞。

    只不过嘛……ŴŴŴ.81ŹŴ.ČŐM

    团部毕竟才刚刚起步,手上没有多少职业者,自愿充当经验包,甘心为他人做嫁衣的职业者,更少;

    绝大多数灰幕人都是职业者,冒险者协会更是掌控灰幕的究极组织,手上累积的财富和权势足称滔天。

    他们一方面是打“民族牌”,宣称灰幕人帮助灰幕人,一方面是利用海量资源招募“经验包”,轻易令普通灰幕职业者就犯。

    陈恩看着安教头,用心声问道:“死兆死兆,在吗?”

    “……”

    没有回应。

    陈恩直接说道:“团部和灰幕,各来了多少人?”

    死兆这才说道:“比例是一比十。具体人数的话,团部来了四十人左右,灰幕那边是四百多人。”

    这——

    陈恩略作思考,笑道:“人数差距如此之大,只要灰幕不松口,团部是绝对无法从赌局中获利的。”

    死兆铁面无情:“是的。”

    蔷薇魔王插入对话,说道:“陈恩卿陈恩卿,其实我们是可以作弊的。”

    作弊?

    蔷薇魔王继续说道:“我最近研究了一下麻将,发现我可以钻进麻将机,手动配牌。如果骰子投的好,我可以给配一副天胡九莲宝灯。”

    “……”

    这,多少有点不要脸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 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地下城降临,我成了魔王执政官更新,# 206 手动配牌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