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肉身横练:我以武道镇杀妖魔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三章 血菩提

        在火光照耀不到的洞顶处,则垂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肉管,这些肉管深深插*入这些尸体的体内,一鼓一鼓似乎是在吸取着什么。

        邓伦并没有在此停留,冷漠地看了一眼这些原本属于他们邓家之人,小心地避开那些肉管,快步向着中心位置走去。

        但在路过某个角落时,他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停下,犹豫片刻后,缓缓走了过去。

        看着那几副熟悉的面孔,哪怕是他自认为已经彻底断绝了这些感情,此时脸色还是不由一黯,“爹…娘…小妹…我来看你们了……”

        没错,这三人正是他的至亲之人,但也是第一批,被他亲手送进这个地方的人!

        “爹、娘,平日里你们不总是说我不学无术、不肯把邓家交给我吗?”

        “这次你们可以放心了,只要我拿到那个东西,将来必定让我邓家重现辉煌!”

        “你们在泉下有知,也会为我感到骄傲吧。"

        冰冷的尸体没有任何回应,邓伦低沉的声音回荡在空洞的洞穴内,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最后看了一眼三人的样貌,邓伦毫不犹豫转身离去。

        此时现在的他心里充斥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拿到那个东西!

        邓伦的脚步越来越快,动作也是越来越粗暴。

        随手推倒拦路的尸体,眼神疯狂地朝着中间位置挤去。

        越往中心,尸体上的肉管也就越粗。

        到了最里面的一层,出现在这里的,赫然是各武馆弟子的尸体,其中就包括黑虎武馆!

        而在这些尸体的最中心处,凌空悬挂着一颗巨大的心脏。

        四周密密麻麻的肉管缠绕其上,不停地将吸取来的神秘物质输送进心脏内,看起来既恶心又诡异。

        “虽然师尊说必须要凑齐七七四十九个纯阳之人的心血,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等了。”邓伦口中喃喃自语,他知道,等天亮以后,这里所发生的事不可能再瞒下去,所以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当下不再犹豫,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直接划开自己的手腕。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邓伦不敢怠慢,将血液小心洒向巨大心脏。

        诡异的是,围绕在心脏周围的肉管,对于他身上流出的血液似乎十分厌恶,纷纷晃悠着远离开来。

        就这样,邓伦一边放血,一边前进,很轻松便来到心脏跟前。

        看着面前丑陋的巨大的心脏,邓伦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火热。

        随即毫不犹豫在手腕的伤口处再划一刀,将喷出的鲜血涂抹上去,随着他的动作,整颗心脏的外壁开始变得薄弱起来,隐约间,似乎可以看到在巨型心脏内,还有着一颗小型的心脏。

        然而整个进程比邓伦想象中要更慢,就在他有些害怕自己的血液会不会就此流干的时候,整个外壁终于彻底消失。

        从他的位置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其中那颗,正在缓缓跳动的心脏。

        心脏不过拳头大小,但却浑然天成,跳动间,似乎在散发着异样的魔力。

        此刻的邓伦,就如同看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整个人陷入了失神的状态。

        幸好这时身上的血色细丝,突然传来阵阵刺痛感,将他惊醒过来。

        此时的他整个上半身已经全部钻入巨型心脏内,只要再晚清醒一秒,就会掉入其中被彻底同化。

        邓伦眼中闪过一丝后怕,赶忙挪开视线不敢再看。

        随后从怀中取出一根由金丝编制的细绳,凭借着记忆中的位置,尝试了好几次,才成功套住小型心脏。

        之后用力一拉,整颗心脏顿时被他扯了出来。

        噗嗤!

        而就在小型心脏离开的一瞬间,巨型心脏也像是完成了某种使命,连接的肉管纷纷断裂,然后瞬间枯萎,化作一地的血水。

        感受着手掌内温热的触感,和那强而有力的跳动声,邓伦面色狂喜,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终于...不枉我付出如此之多的代价,只要有了这个,以后……”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顿时让他如堕冰窟。

        “哈哈凌哥,果然如您所料,这小子没憋什么好屁!”

        邓伦僵硬地转过身,看着一脸戏谑的张木以及面无表情的凌云,整个人都陷入宕机状态。

        “你…你们…”

        颤抖着指着凌云二人,惊恐之下,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扑通!”忽然,邓伦再次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求着,“大人,我真的不敢了,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只要你肯放了我,您想要什么都可以!”

        “呵呵,想要什么都可以?那就把你手上那玩意交出来吧!”张木讥讽着出声,但刚一说完,便谄媚地看着凌云,“当然了,放不放过你,还得看我们凌哥的心情。”

        然而在听到张木的要求后,邓伦却是低头沉默起来,肩膀不时耸动两下,在两人看不到的位置,似乎正在做着什么。

        就在张木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邓伦低垂着头颅,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个个…一个个…一个个都是这样,都瞧不起我,都觉得我是个无可救药的废物!”

        “我不甘心,所以我要力量!哪怕为此付出一切!我要让所有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统统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邓伦猛然抬起头来。

        只见他双眼布满血丝,嘴角猩红一片,手上拿着的诡异心脏更是不翼而飞。

        结合着现场的情况,不难猜出,心脏已经被这家伙给生吞下去了。

        看着发丝飞舞,气势惊人的邓伦,张木不由咽了咽口水,感觉有些不太妙。

        要不是见凌云依旧淡定如初,恐怕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而看着一脸疯狂,完全如同小说中描述那样,即将爆种的邓伦,凌云却是摇了摇头,眼神没有任何波动。

        这里不是小说,而邓伦也终究不是所谓的男主角。

        果然,就在他的气势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一切就这么戛然而止。

        邓伦愣愣的看着自己逐渐开始融化的身体,眼神有些茫然。

        “为…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师尊说过…”

        这时凌云淡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吗?从始至终,你都只不过是一枚可怜的棋子而已。”

        邓伦闻言双目圆睁,想要出口反驳,然而一幕幕记忆却开始在脑海中回放。

        “小子,你很有天赋,要不要拜我为师?”

        “做大事,心必须要狠,如果你下不去手,那注定只能沦为失败者!”

        “这是为师为你刻画的秘法,可以彻底压制住血菩提的毒性,到时候你只需要……”

        “原…来如此…”邓伦终于明白过来,原来绕来绕去,自己才是那个所谓的嫁衣。

        然而此刻醒悟已经为时已晚,只能踉跄地朝着某个方向走了几步,伸出手掌似乎想要抓取什么,但下一刻整个人跪倒在地,瞬间便融化成一摊血水。

        在凌云的注视下,血水开始往中间汇聚,随后一颗晶莹剔透的血色心脏,再度凝聚而出!

        这,才是真正的血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