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肉身横练:我以武道镇杀妖魔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章 莫名消失的众人

        话音落下,房间中的五人也是豁然睁开了双眼,互相对视一眼,沉默着走出了房门。

        此时一个长相秀丽的侍女正在门外等候,几人跟在她的身后,很快便来到白天经过的灵堂。

        和之前看见的热闹场景不同,此时宾客已经全部散去,只留下一地残羹碎渣。

        几个奴仆正在其中埋头清扫着,那慌乱的动作仿佛只要慢上一秒,就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这时一阵莫名的阴风吹过,满地的纸钱顿时被席卷而上,在空中打着旋四散而下。

        而此刻白天带几人过来的邓管家,正如同一座雕塑般站在灵堂门口,哪怕有几片纸钱飘落在他的肩膀上,也不见其挪动一步。

        在夕阳的照射下,他的脸一半隐藏的阴影里,一半反射着落日的余晖。

        这诡异的场景,无论怎么看都不太对劲的样子。

        但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待几人走近,邓管家无神的眼珠微微转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你们...是谁...”

        然而他刚一开口,众人顿时都愣在了原地。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邓管家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像是突然“活了”过来。

        只见他扫了一眼凌云等人,语气有些不满地说道:“怎么来得这么慢?”

        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邓管家,几人面面相觑,随后果断选择闭嘴不言,完全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

        邓管家见状,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指了指身后的灵堂说道:

        “今晚的任务想必你们心里也清楚。”

        “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离开大堂内!”

        “否则的话,你们别妄想从我这里拿到一枚铜板!”

        几人沉闷地点了点头,随后依次进入了灵堂内。

        刚一进入,便觉一股凉气迎面而来。

        就连身体最为壮硕的大牛也不由打了个冷颤,口中嘟囔着说道,“乃乃的,怎么这里面这么冷!”

        没有人理会他,几人站在原地,警惕地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灵堂并不大,四周的墙壁挂着一些说不上名字的鬼怪画像,想来应该是这个世界阎罗一类的东西。

        而在最中央,摆放着一副漆黑的棺材。

        棺材前是一张小方桌,上面摆放着一些糯米做的吃食,以及一个铜制的香炉。

        香炉内斜插着三根香烛,几缕青烟寥寥升起,散发着一股有些奇怪的特殊香味。

        旁边还挂着一张遗像,上面是一个看起来颇为和蔼的老者。

        也不知道这是哪位大师所做,整张画像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就像活过来一样,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几人。

        只可惜,他们都是些练武的粗人,注定不懂得欣赏。

        都不用提醒,便全都下意识远离了好几步。

        而在棺材的后方,还摆着一张木桌。

        桌上鸡鸭鱼肉应有尽有,但此情此景,却没有一个人有胃口享用。

        几人来到木桌前僵硬地坐下,沉默片刻,牛二突然开口说道,“你们说,刚才那姓邓的样子……”

        话还没说话,便被牛大一巴掌扇在后脑勺。

        看着自家大哥恼怒的眼神,原本还有些不服气的牛二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言。

        其余两人也是松了口气,纷纷给牛大投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他们只想安安静静完成任务,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权当没看见就好了。

        之后几人又随意聊了两句,顺便定下了守夜的顺序。

        凌云在旁边听着,既不赞同也没反对,反正不管其他人如何,自己这一晚是不打算睡觉了。

        很快,数个时辰后。

        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凌云,突然像是察觉了什么,猛然睁开了双眼。

        然而当他看清身边的情况时,瞳孔不由地一缩。

        只见原本就坐在旁边的张木几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整个灵堂如今只剩他一人!

        “是什么时候!”凌云有些难以置信。

        他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睡觉,也完全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的动静,几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凌云脸色难看地站起身,四下扫视一眼,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四周安静得有些可怕,仿佛都能听清自己的心跳声。

        “装神弄鬼!”凌云站在原地沉默片刻,突然抬头冷笑一声。

        随即来到门前,看着外面的黑暗,毫不犹豫迈步跨入其中。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个性,至于任务,反正从一开始他就不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此时他缓步走在郑家的宅院中,和预想的一样,不管是家丁还是侍卫,此刻完全看不到一个人影。

        随手推开一处房门,里面依旧空无一人。

        伸手摸了摸被褥,一片冰凉,显然被褥的主人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

        凌云面色不变,他就不信了,整个邓家的人都这么死绝了!

        而就在他准备打开另一扇房门的时候,身后的黑暗中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凌云眼神一凝,右手搭在腰间的刀柄上,猛地回头。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一条黑影从黑暗中掠出。

        借助着暗淡的星光,凌云也是看清了他的面容,并不是想象中的诡异生物,而是之前莫名消失不见的张木!

        而在看见凌云之后,张木显然也是被吓了一条,猛然停下了脚步。

        两人就这样在黑暗中对视了片刻,张木这才试探着喊了一句,“是凌师弟吗?”

        凌云闻言沉默片刻,最终缓缓点了点头。

        张木这才送了一口气,随即快步走了过来。

        凌云看着他狼狈的模样,眉头一皱,开口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几个怎么突然都离开了?”

        “邓家的人又都去了哪里?”

        张木闻言不由苦笑一声,“唉,别提了!”

        “原本一切都还好好的,结果牛二的小子不知道突然抽的什么风,疯了似的往外跑,牛大因为放心不下他的弟弟,因此也跟着追了出去。”

        “后来见两人很长时间没有回来,怕出什么意外,我跟王子远也决定出去接应,结果走着走着,我们两个也分散开了。”

        “再然后,我就遇到师弟你了。”

        “至于邓家……”

        说到这里,张木咽了咽口水,左右小心看了看,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恐。

        “师弟你听我说,邓家绝对有问题,你猜我之前看到了什么……”

        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是为了听得更加清楚,凌云也是朝着张木的位置缓缓靠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声爆喝突然从不远处响起,“凌师弟快跑,那不是真的!”

        只见月光下,又一个张木豁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