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兄弟,我们走
字:
关灯 护眼

第71章 考试风波

        黄诗雨就把前因后果给我讲了,原来那边那几个男生都认识,看江潼溪好看,就想撩骚人家,坐江潼溪前面那个人把江潼溪鞋带绑在了凳子上,江潼溪一动桌子就跟着动,然后还解不开,那帮男生就在那笑,江潼溪一下子就生气了,直接把桌子弄翻了,解开鞋带就走了。

        黄诗雨说完还问我“钰哥,怎么说,要不要警告一下,在怎么着也是小钰嫂”

        我冲着黄诗雨脑袋一巴掌就过去,“小你妹!”

        黄诗雨捂着脑袋笑哈哈的说道“哎呦,还生气了”

        我没搭理他,坐在那就开始玩游戏,下午差不多快考试了,我们几个跑回了考场,我们一帮人进了考场,我直接走到江潼溪那,我说“坐我那吧,我前面没人。”

        江潼溪看着我,点了点,我俩就过去了,周围一帮怒视的眼光,我毫不在意。江潼溪坐到我前面,因为下午考的是屋里和化学,尽管物理不怎么好,但是老班是教物理的,多多少少还得写点,我答完卷子,趴那就睡着了,第二科考试我都不知道直接睡到放学,随便写了几个选择就交了上去。

        放学时候,我们几个正准备回家,嘉宇去开车,我和张洪在门口等着,慢慢的学校门口聚集了一帮人,有七八个的样子,奔着我和张洪就过来了,打头的就是考场里的那个黑煤球,黑煤球冲我说道“下午在考场挺狂的啊,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我笑到“你们也就这点能耐了,我狂你妈了?”

        黑煤球一下就怒了,一拳就冲我打了过来,我一歪头,回身就是一脚,直接给黑煤球踹倒在地上,然后他们七八个人就都围了上来,我和张洪也不管,死死按着黑煤球,黑煤球几次想挣脱我俩逃出去,我俩就是不给机会,我冲着黑煤球胳膊就是一口,“啊~”黑煤球嗷嗷喊“我曹尼玛,你属狗的啊,他妈的还咬人。”

        黑煤球被我这一口咬的直叫唤,张洪起身一脚踹到黑煤球肚子上,然后被三四个人给拉了出去,我抱着黑煤球胳膊,连咬带扣,黑煤球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边上好几个人踹我,我也不理会,黑煤球一下急眼了,用他脑袋冲着我脑袋就撞了过来,咣的一声,我差点被砸晕过去,然后一下子上来几个人围着我就开始踢,我捂着脑袋,也不动,也不反抗,没几分钟,一辆车冲着我们就冲了过来,嘉宇从车里出来,拿着棍子冲前面一棍子就伦了下去,那个人被嘉宇直接伦倒,就没起来,然后冲我身边人不断挥舞着棍子,几下就给旁边人都伦跑了,我起身,往张洪那跑,一个助跑,冲着最前面一个人一脚踢了出去,那个人被我踢成了狗吃屎。

        那几个人看到我也不打张洪了,冲着我就要打过来,嘉宇直接把棍子扔给我,他朝那个黑煤球跑去,黑煤球看到嘉宇转头就要跑,嘉宇从地生捡起一个转头,朝黑煤球撇了过去,正好砸到黑煤球后背,黑煤球一个娘跄,就拽倒在地上,我这边俩三下就打出来一个空挡,直接把张洪拽了起来,张洪从地上也捡起一块转头,冲着旁边人脑袋就砸了下去,没几分钟,他们一帮人被我们三个打的不还手了,那个黑煤球说到“你们最好不要胡来,这可是学校门口。”

        嘉宇说到“刚才看你胡来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些呢”然后转头冲我喊到“老二,把棍子给我。”

        我把手里棍子给了嘉宇,嘉宇拿着棍子冲着黑煤球就伦了下去,跟黑煤球一起的那几个,都没敢动,一帮废物,他们的感情纯属扯淡,估计没啥感情都,都在那冷漠的看着嘉宇教训黑煤球,我拉住嘉宇,蹲了下来“以后还欠不欠了?别以为上午那事就过去了,我不稀得搭理你,你还自己找上门来了,以后离那个姑娘远点,但凡你在骚扰人家一下,我就废了你。”

        说完我冲着黑煤球一脚就踢了过去,黑煤球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这时候门口出来很多保安和老师,我们三个上了车直接走了,在车上我点着三根烟,分给他俩,嘉宇说到“真速度啊,我取个车功夫,你们就打起来了。”

        我说“我估计他们是合计好了,放学教训我呢。”

        张洪说到“也不看看他们那个样,什么揍性,打他们跟玩玩似的。”

        嘉宇说到“老子还没用力呢,他就倒下了?”

        “真能吹牛B,胃疼。”

        “草,要不是老子开车奔着他们撞过来,咱们能这么轻松?还不是靠我?”

        张洪骂到“他妈的,老子被打那么久,你俩才来管我,他妈的疼死我了要。”

        “你不是金刚不坏吗,咋的,哪个零件坏了?”

        “哪也没坏,嘎嘎好使。”

        “哈哈”我们几个在车里笑了起来,回到家,吃了口盖饭,特别精神,白天睡得太多了,晚上都睡不着了,嘉宇大手一挥“走了兄弟们,砍天龙去。”

        然后我们三个在网吧又玩到后半夜,几乎是一夜没睡,第二天一大早,直接从网吧去了学校,到了考场,直接趴那就睡着了,发卷子都不知道,一觉睡到中午放学,黄诗雨走到我面前说道“我说嘉宇大哥,钰哥,你俩是搞哪出?昨晚包夜了?睡得这么死?监考老师在你俩这把卷子拿走都不知道!”

        我说“是吗?我咋啥都不记得了。”

        我回头,嘉宇还在那睡呢,黄诗雨说“得得得,你俩睡吧,吃啥,我给你俩买回来。”

        “张洪呢?”

        “他下去了,不知道干啥去了。”

        “行,给我俩带俩份盖饭吧。”我说完趴那就睡着了,睡了不知道多久,胳膊都麻了,动都动不了,就有人一直扒楞我,我抬头看见了江潼溪,江潼溪看着我摇了摇头“这孩子,我还以为没气了呢。”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特别渴,江潼溪直接给我一瓶水,盖都打开了,我拿着水咣咣咣,俩三口就喝没了,然后慢慢就精神了,我看了看表,才中午十二点半,教室里就我三,嘉宇到现在都没醒,江潼溪给我带的饭,还有水,说道“你俩真行,为啥人家张洪就不睡,你俩这么能睡,我都扒楞你一上午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我说到“我没感觉啊?”

        江潼溪笑道“早知道你没感觉,给你化化妆好了,。”

        我说“化什么妆?”

        “当然是鬼脸装。”

        “切”我直接开始吃饭,我回头看了眼嘉宇,还在睡,我扒楞了俩下,没反应,我也心里一凉,不会没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