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01、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沐哥!”

        “沐哥?”

        一声声轻柔的呼唤传入耳中,江小沐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他想坐起来,可是浑身无力,竟然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这酒也太厉害了!

        这后劲不是一般的大啊!”

        江小沐能够清晰的记得昨夜自己和同学们分别,四年同窗共同进行了一次酣畅淋漓的大会餐,至于最后发生了什么,他记不清了。

        经年学士苦,与君共一醉。

        大学生活是充满欢乐的多姿多彩,离别同样是让人无法忘怀的肝肠寸断。

        “沐哥!”

        又一声轻柔的呼唤声传来,江小沐头脑有些清醒。

        “哪位女同学在喊我,我这是睡了多久,都有女同学来查房了!”

        江小沐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依然没有成功。

        “沐哥,我给你服用了“天王回魂丹”,师尊说此丹能够将你破散的魂魄聚合起来,让你醒来。”

        江小沐疑惑,这话听着很玄奇啊!

        这是在说我吗?

        还魂,什么意思?

        “沐哥,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这几年让你受苦了!如今你还有了性命之危,这让我如何有脸去面对死去的爹娘啊!呜呜!”

        那女子见江小沐没有动静,忍不住抽泣起来。

        “原来是在做梦,这梦好真实!”

        江小沐腹诽不已,头脑开始迷糊。

        “沐哥,你放心!那些欺负你的贼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师尊让我随她苦修三年,等我再次回来,一定要将他们……”

        江小沐感觉有人靠近了她,在他的脸上不停的抚摸。

        柔软的小手透着丝丝冰凉,让江小沐清醒起来。

        这梦境居然如此真实!

        “清儿,我们走吧!他的魂魄已经回到了身体之中,性命无忧。凡俗有别,他的资质太差,只会……”

        “师尊,稍等一会,再有半个时辰就走。我要看他醒来才放心!”

        “唉!痴儿!你这番心思但愿没有白费!罢了,为师再帮他一回!”

        江小沐额头被人重击了他一掌,一股无法抵御的力量冲入额头,霎时间让他昏晕,感觉黑暗又要来临。

        “轰隆隆!”

        巨大的雷鸣声在江小沐的头脑中出现,江小沐的全身抽搐起来,气血流动加快,钻心剜骨的疼痛猛的传入脑海,他的意识再次模糊。

        一幅幅陌生的画面出现在江小沐的意识里,和他以前上大学,上高中,他的过往生活记忆重合起来,纷乱驳杂,千头万绪,忘却了自我。

        “我是谁?我经历了什么?我要做什么?”

        不久,江小沐的气息平复下来,头脑中的记忆完全融合,他又恢复了意识。

        “原来这里的我是这样的一个奇葩人物!”

        江小沐心中苦笑,强忍着身体中传来的剧痛。这具身体经历了巨大的创伤,正在恢复中,强烈的痛感是如此的清晰又模糊,粉身碎骨一般。

        “啊!沐哥,你怎么样了?你醒了吗?师尊?”

        床边的女子惊恐的问道。

        江小沐努力的想睁开眼睛,依然很难办到,不过他的嘴唇已经可以张开,发出了低微的呜呜声。

        “嗯?沐哥,你醒了啊!你要喝水吗?”

        那女子惊喜的问道,随即趴在江小沐的嘴边,仔细的听他发出的声音。

        “呜!你……”

        “沐哥?”

        “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

        江小沐费力的说出这句话,浑身力气便似用完一般,又不动弹了,挺在床上没了气息。

        “哇!”

        床边的女子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冰凉的泪水落在江小沐的脸上,令他心悸。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这傻小子倒是会哄人!

        清儿,我们走吧!他已经没事了,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你也安心了!”

        “师尊,我还想……”

        “住口,莫要再说!

        你这般婆婆妈妈,磨磨唧唧,如何能修得道基,走!”

        “是!师尊!”

        江小沐等了一会,待得两人走后,他才松了口气,将心放到了肚子里。

        “这梦也太刺激了!如此真实,要是能睁眼看看那女子的模样就完美了!”

        这位女子应该是融合记忆中江小沐的娘子米清儿,国色天香的温柔女子,怪不得记忆里的江小沐对她念念不忘,一股执念始终不肯散去。

        “梦里的江小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米清儿,绝对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江小沐心中呓语,似乎是在对心头的那股执念诉说。

        “唉!”

        江小沐依稀听到了一声叹息,浑身一震,全身不再麻木,各种感觉不断涌现,他恢复了对全身的控制,彻底的掌握了这具身体。

        江小沐平复了散乱纷杂的心情,眼睛慢慢的睁开。

        “不是吧!怎么刚才睁不开眼呢?好可惜!”

        江小沐惊讶又恐惧。

        “这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梦!我这是穿越了!”

        江小沐醒悟过来,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粗犷简单的木制房顶,没有多余的装饰,四面墙壁的墙壁同样是木制的,能够闻到一股新木的清香。

        江小沐费力坐了起来,打量四周景物。

        屋内一张木制方桌,几把椅子,对床的墙壁上开了一扇窗户,一层黄纸将窗户覆盖起来,依稀可以看见外面深沉的夜色。

        桌上一盏古朴的油灯,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表面布满了斑斑点点的油迹。油灯不大,散发出淡淡的黄光,朦朦胧胧的将室内照亮。

        “我的天哪!

        我这是穿越到了什么时代?”

        江小沐颓然躺下,两眼看着头顶的青石板,茫然若失。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人死鸟朝天,想它做甚!先养好伤再说!

        这是哪个孙子打的我,出手这么重!等我好起来后定要他好看!”

        江小沐闭上了眼睛,伤势在身,精神匮乏,不久就睡了过去。

        夜深沉,灯明灭。

        “姑爷?姑爷?”

        江小沐再次醒来,耳边又出现了女子的呼唤声。

        “是你啊,玲儿!”

        江小沐睁开眼睛。

        天已经亮了,屋内光线很好,看起来已经是晌午时分。

        一位十多岁的少女静静的站在他的床前,身子前凑,正在低声呼唤他。

        江小沐看着眼前明媚的少女,笑了起来,他的记忆中依稀有这位少女的模样。

        “要死了啊!你还笑!没心没肺,不知道有多少人牵挂着你吗?小姐让我们姐妹来照看你几天,等到风伯赶来了我们就回去。

        姑,姑爷!你感觉怎么样了?”

        “我很好!再好不过!”

        江小沐挣扎一下,感觉双臂已经有了些力气,便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小姐让我给你送来这个,你吃了以后能够加快恢复伤势,你快吃了吧!来,张嘴!”

        一只粉嫩的小手伸到江小沐的眼前,手上面有颗龙眼大小的丹药,一层诡异的绿光缠绕在丹药的表面上。

        江小沐看着玲儿手里托着的丹药,眉头微微挑起。

        “这丹药好奇怪,居然是绿色的。”

        江小沐疑惑的说道。

        “不是啊,是白色的啊!姑爷,你是不是眼睛出问题了?我听小姐说你有很严重的后续症状,要持续一段时间的!

        不管了,来,张嘴,先吃了再说。”

        江小沐抬头仔细的看了玲儿一眼。

        瓜子脸,丹凤眼,黑眸如星,五官精致,皮肤粉白,一头亮丽的黑色长发,完全符合记忆中玲儿的模样,确实是玲儿。

        嗯?不对!

        为何玲儿的额头也有如丹药表面一样的绿光?

        “玲儿,你胖了啊!”

        江小沐笑着打趣一句,闭上了眼睛,随后再睁开。

        眼前的一切变了。

        玲珑儿额头绿光和手中丹药的绿光都消失了,成了正常的颜色。

        江小沐又闭上眼睛,睁开。

        绿光又出现了。

        闭上,睁开。

        绿光消失。

        “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给我使眼色吗?

        可是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完全没有必要啊!妹妹在外面呢!她也不是外人啊!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好了!”

        玲儿一头雾水,不明白自家姑爷不停的眨眼是什么意思。

        “呵呵,躺的太久,有些不适。我只是让眼睛适应一下,现在好了!”

        江小沐打个哈哈,张开了嘴。

        玲儿将丹药放入他的嘴中,又递来一盏清水,让他服下。

        一股暖意从江小沐的喉间直入肚腹,他的精神为之一震,感觉舒服了好多。

        “好药!”

        江小沐开口赞道。

        “姑爷,你是不是好了?好了我们就回去了!”

        门外又走进一个女子,与玲儿一般模样,只是衣服颜色和样式不同。

        玲儿是淡青色衣裙,她是火红色劲装。

        “哦,是珑儿啊!我很好,你放心!”

        江小沐笑了起来。

        玲儿和珑儿是双生姐妹,都是自己娘子米清儿在俗世时的通房丫头。

        “你好不好关我何事!就没见过你这么废的,三天两头被人欺辱,如今还与人上了生死擂台,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珑儿人还没到近前,话语已经不停的飞了过来。

        “妹妹,怎么和姑爷说话呢?你忘了当年是谁收留我们的吗?

        姑爷的好,你都忘记了吗?”

        玲儿站起身来,大声呵斥妹妹。

        “呵呵,无妨。玲儿,珑儿就那性格,姑爷我都了解。”

        江小沐微微一笑。

        好熟悉的感觉,这应该是这方世界的江小沐最留恋的亲情吧!

        “姑爷,若不是小姐不许,我们定要去给你报仇……”

        珑儿来到江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沐的床前,面色绯红,火辣辣的气息扑面而来,怒气爆棚。

        “唉,淡定!”

        江小沐急忙挥了挥手,示意珑儿安静。

        “玲儿,珑儿,稍安勿躁。姑爷我这次伤的很重,可也是好事……”

        “什么好事,魂魄都被人打散了,差点没命,这也是好事?

        姑爷,你是被打傻了吧!”

        珑儿大叫,气息暴烈,双目尽赤,来到了床前,身体前凑,双拳紧握,紧张的看着江小沐。

        江小沐急忙用右手抓住珑儿的小手,玲儿也抱住妹妹,不住安抚。

        “珑儿,莫要胡说,你家姑爷我好的很,这里。”

        江小沐用空闲的左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开窍了!”

        “开窍?什么意思?”

        玲珑姐妹同声问道。

        二女同样好奇的目光在江小沐的脑袋上不住的扫视。

        “嗯,就是这里有了变化,好些事情都想明白了。”

        江小沐微笑着解释道。

        二女一起摇了摇头。

        “嗯,怎么说呢哦,我来问你们,你家姑爷我以前怎么样?”

        江小沐费力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左手挥舞着莫名的手势,显得很有力量的样子。

        “嗯,以前的姑爷很厉害,文采很好,武功很好,与人和善,人很好。”

        玲儿直接回答你道。

        “现在呢?”

        江小沐心头一乐,接着问道。

        “现在很混账!很废,很讨厌!来到宗门后,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简直就是换了个人。我和姐姐都炼气五层了,姑爷你居然还是在感气阶段,勉强算是炼气一层,真真是个废物!

        最可恨的是你的脾气变坏了,老是责骂我们!”

        珑儿大声说道,双拳挥舞,丝毫没有给江小沐留点情面。

        “妹妹!”

        玲儿有些羞赧,悄悄的拉了下珑儿。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人家都在背后叫他废婿,废材!小姐这样的绝世天骄嫁给他实在是老天没眼!”

        珑儿丝毫不让,依旧大声说道。

        “嗯?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好处吗?比如人长的比较英俊?”

        江小沐很不服气,虽然珑儿说的都是事实,可是他还是想挽回一些颜面。

        “好看能有什么用处?修行之人哪一个不是玉树临风,风采出众,光彩夺目?来到这里以后,我就没有见到一位比你丑的!”

        江小沐心虚,疑惑的看向玲儿。

        玲儿谨慎的点了点头,同样心虚的低声说道:

        “姑爷,确实如此。我们在相貌上没有优势,她们都好美!”

        “好吧,你们说的有理!”

        江小沐摆摆手,很快调整了情绪,认真的说道:

        “玲儿,珑儿,姑爷我确实变了,你们难道还没有发现我的不同吗?”

        二女疑惑的又仔细的看了江小沐一阵,一同摇头道:

        “没有啊!没有什么变化啊!”

        江小沐颓然,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来这里不是一个能够依靠颜值生存的世界。

        “好吧,看来改变不是立马能够发现的!

        你们回去吧!

        回去告诉小姐好好修行,不用再担心我了。

        我很好,没有变成白痴!

        你们也要努力修行!”

        二女疑惑的对望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

        “姑爷,你确定能行,真的好了?”

        “好了!本来还有些痛楚,见到你们立马就好了!”

        江小沐眨了眨眼睛,二女的额头都有一层绿色浮现,随后闭眼睁开,异象又消失了。

        “这是什么情况,要么二女有问题,要么是我自身出了问题。”

        江小沐暗自思量。

        “嘻嘻!姑爷,既然这样,那我们先回去了,你自己保重!”

        玲儿伸手搀扶住江小沐,让他躺下,又将被子给他盖好。

        “姑爷,你饿不饿,渴不渴?”

        珑儿问道,伸手指了指桌上。

        屋内的木桌上有她们带来的食物和清水。

        “不饿,不渴。你们回去吧!好好修炼,莫要让我的修为超过了你们!”

        江小沐笑了起来。

        姐妹花,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一些。

        “那我们回去了!你可千万不要死了啊!”

        珑儿大声喊道。

        玲儿慌忙拉住妹妹,回头给江小沐施了一礼,急急的向外走去,生怕珑儿又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呵呵,有意思,姐妹花啊!这穿越的福利不错啊!”

        江小沐乐不可支,抬头看向桌上的食盒。

        闭眼,睁眼,再闭眼。

        桌上的食盒和清水上都有一层绿光浮现。

        江小沐明白了。

        二女没有问题,是自己出了问题。

        这是什么情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