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10、人不无耻枉少年

        云雾山是水泽之地,一汪大湖覆盖四野,一眼望不到头。

        无边无际的绿水横挂天边,水天一色,波光粼粼,清风徐徐吹过水面,印衬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霞光雾霭无尽,绿水长天一色。

        湖中灵气充裕,诸多灵兽异鸟在其中生活,时常有蜃景伴随雾气出现。灵兽嘶鸣,百鸟齐唱,让人无法分辨哪里是湖,哪里是山。

        这是真正的仙家之地,在其中修行,不是神仙赛过神仙。

        如今这块宝地有了新的主人。

        江小沐。

        “姑爷,你这下又要出名了!”

        玲儿笑道。

        “是啊,吃软饭能够横行天下!”

        珑儿附和道。

        妙觉真人:“……!”

        六人站在精舍的门口观看许久。除了妙觉真人和静静对这些早已经熟悉之外,其他四人都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广大,精美,装饰奢华的房子。

        楼台亭阁,花廊水榭,处处都能显示出此地的奢华,就连铺地的砖石都是白玉青玉磨制,浑然一体,自然天成,看不出一丝人工修饰的痕迹。

        “咳!那个,那个珑儿啊!你确定这是你所领到的住处,不是宗门分配错了?”

        江小沐回头问道。

        “姑爷,你这是什么话?这就是一等精舍,正好配得上你精英弟子的身份!”

        珑儿大声说道,面不改色,很真实。

        “嗯,说的不错!理当如此!”

        江小沐点头。

        “就是太大了!若是有贼进来可防不住!

        唉!家大业大也是苦恼,一不小心就混进来了蟊贼!”

        静静:“……!”

        “老东西!你就装吧!

        你这个为老不修化身显嫩的混蛋,居然是金丹真人的师傅,半天我这是自投罗网,撞到了刀口上!

        本君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品性恶劣的真君!不过他到底是谁?为何本君的记忆中没有这号人物呢?

        难道是久不出世的化神真尊?

        还强迫双生姊妹为丫鬟,真是灭绝人性,老天怎么不劈死你!”

        静静想到快意处,忍不住嘴角上扬,笑意上脸。

        “嗯?静静,你一定是想看看里面有什么宝贝,这么高兴!

        来,我们进去,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随便跑,没人管你!”

        江小沐伸手抓住静静的小手,领着她就向门内走去。

        静静全身一僵,脚步生硬的跟着江小沐。

        她早就认定江小沐发现了她,如今捉住她的手,这是想做什么?

        其他诸女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静静,女童嘛!

        少爷喜欢小孩子,这也是大家的共性,何况这个静静如此可爱!

        “静静,你怎么手心这么多汗?难道是害怕?

        房子是大了点,没人会撵你出去,你就放心好了!”

        江小沐脚步不停,口中也是不停,根本没有留意周围的景色,心思全在这个女童身上。

        这可不是普通的女童,很有可能就是魔门弟子,杀人不眨眼的存在!

        静静确实是紧张了!

        “他身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这怎么可能,莫非他的修为高出我太多?

        如今我被他捉住,还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炮制我,这可如何是好?”

        几人溜溜哒哒,来到了府中的最高处,位于精舍正中的观星台上。

        “妙觉,宗门有没有查到昨夜防御大阵被破的原因?”

        江小沐随意问道。

        妙觉真人一愣,这事还真没人想过。

        “师尊,没有查到。这大阵难道不是被人用外力攻破的?”

        妙觉真人疑惑。

        “呵呵,外力自然是有,内力也不曾少!”

        江小沐笑道。

        “两人较力,互相拼尽全力。若是其中一方突然撤力,来到另一方背后一推,那会怎样?”

        妙觉真人不语,低头思索。

        “会跌倒,哈哈!”

        珑儿大笑。

        “不错,防御大阵也是如此。当时防御大阵是对外防御模式,若是有人从内攻击,是不是会加快灵力的消耗?”

        江小沐解释道。

        “这,这……”

        妙觉真人头晕,实情确实如此。这么简单的道理当时怎么就没人想到呢?

        “说这些也晚了。当时必定有魔门强人混在俗人之中,雷霆一击,大阵破碎。等到魔头聚集,或许便又乘乱归去。

        这可能就是昨夜大阵被破的真相。”

        江小沐回头看向静静。

        “静静,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看你胆子较小,不如让你看看此处的防御如何?”

        静静此时脑袋都要炸了,看着江小沐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恨不得一拳砸到上面。

        “你这老贼!

        既然已经猜到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就是要发难了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君可不是泥捏的玩偶,拼死也要溅你一身血!”

        不管她心里怎想,江小沐依旧在那里滔滔不绝。

        “哈哈,妙觉,这里的防御怎么样,你给我等演示一下,看能不能捉住蟊贼?”

        妙觉真人又是一呆,感觉江小沐云里雾里,东西胡扯,不知什么用意。

        “这或许就是师尊让我体悟的机缘,此人话语处处机锋,莫非是在点化我嘛?”

        妙觉真人暗自想道。

        “师尊,此处防御可比外院强得太多。据我师尊,哦,是静香师叔所讲,即便是她对此处防御阵法也没有办法。

        困住以后,插翅难逃!”

        妙觉真人取出一个玉符,递给江小沐。

        “这是阵法总控,炼化以后操控由心,师尊可以试试。”

        江小沐伸手接过,随手递给静静。

        “这个东西给你,你来演示可好?”

        静静恨得咬牙,摇头不接。

        “少爷,静静不会。我没有修行,不懂什么叫做炼化。”

        “啪!”

        江小沐一拍额头,仿佛猛然想到此节一般。

        “哎呀,我才想起。我也没有灵力,炼化不得。

        妙觉,这东西还是你炼化为好,哈哈!”

        静静心头大怒。

        “老东西,你这是故意羞辱我吗?

        明知道怎么回事,还要来试探,耍我玩吗?

        老东西,你这样做还有人性吗?

        你也没有灵力,当我是白痴吗?”

        想归想,做归做,静静故意想后退了一步,将手从江小沐的手里抽出,与风伯靠在一起。

        江小沐浑然不觉,抬头观看妙觉真人演示阵法。

        妙觉真人瞬时炼化了玉符,心念起处,一层透明的天青色护罩笼罩全岛,朦朦胧胧,与天空中的雾气汇聚在一起。

        “哈哈!妙,实在是妙!”

        江小沐大笑,指着天空中的护罩说道。

        “一层清纱落云雾,两断天地永分隔。”

        静静大怒,小脸气得扭曲起来。

        “你这是故意的!怪不得不抓我手了,原来你早就算定我插翅难逃!还永分隔,你是要将本君关在此地吗?

        这是什么破诗,本君难道是蠢驴吗?分不清状况,本君难道会束手待毙?”

        “哈!姑爷好本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姑爷是个文人相公,实际上姑爷是装的,装得真像啊!”

        珑儿大叫,众人莞尔,都忍不住不笑。

        江小沐满腔热情顿时被冷水浇了个通透。

        “珑儿,你们一天天修炼实在无聊,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一起泛舟湖上……”

        江小沐回头笑道。

        “嘻嘻!

        不去!

        你说不会水,实际上水性太好!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想要弄翻了船,看我们落水的难堪!

        姑爷,你的心思我们都知道!”

        珑儿笑道。

        江小沐黑了脸,摇了摇头。

        这二货,居然聪明了呢!

        “嘻,姑爷,你这套把戏都用了十年了,每年你都让我们落水一次,我都不好意思不落水了!”

        玲儿低声笑道。

        妙觉真人:“……”

        静静:“……无耻之尤!”

        江小沐脸面不红,心跳平稳,悠然说道:

        “我看你等也都累了!不若都回去休息。

        静静,你和妙觉大姐住在一起可好?”

        妙觉真人点头,她对这个小丫头好感很多,觉得女童安静。

        “不好,我要陪着爷爷!”

        静静脆声说道。

        “好,我就和孙女住一起!”

        风伯高兴,没想到静静这么依恋他。

        “住处这么多,想住几间住几间,为何要听你安排!姑爷,你有些霸道啊!我和姐姐住哪不告诉你!”

        珑儿再次重击江小沐,让人觉得他别有所图。

        江小沐翻了翻眼睛。

        “妙真,你多照顾一下风伯。他年纪大了,你看能不能选择一处对身体有益的位置居住。

        灵气充裕得地方对凡人身体不好,最好是没有灵气或者是灵气稀薄的地带。”

        江小沐很认真的说道。

        “师尊,我怎么不知道灵气对凡人身体有害?”

        妙觉真人疑惑,这种说法她可是头次听说。

        以往都是灵气改造凡人身体,有增加体魄,延年益寿的好处,为何凡人都想方设法来到仙门居住,这是主要原因。

        “这是我多年的经验之谈,你没有听说也是正常。”

        江小沐依旧开始胡扯。

        “灵气本身有毒,修行者能够吸纳灵气,长期修行也会积攒毒性。为何有丹毒之说,就是灵气太多浓厚的缘故。

        人的身体是一个密闭的空间,一旦灵气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毒积攒到一定程度,自然会爆发出来。

        有些人晕灵,就是这个缘故!”

        妙觉真人点头,感觉受益匪浅。

        静静暗自翻翻白眼,心中又骂了千回。

        江小沐还是针对她啊,千方百计的自圆其说,无非就是要安排她去灵气稀薄的地方。

        “师尊,此处没有灵气稀薄之地,你看这可如何是好?”

        妙觉真人暗自盘算一下,感觉此事有些为难。

        “姑爷,你也是凡人,灵气浓厚的地方对你有害啊!”

        玲儿听得仔细,不由的紧张起来。

        “呵呵,无妨!既然来到如此福地,姑爷我决定今夜就感气,进入炼气阶。”

        江小沐笑道。

        妙觉真人心道:“大言不惭!”

        她又开始进入她的固有思维。

        玲儿:“……?”

        静静暗骂:“又在耍宝,此人真是品性太差,哄骗女弟子,其心可诛!”

        “姑爷,你若是一年筑基,我请你喝酒!”

        珑儿大声喊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只要姑爷说的,就一定正确!”

        这是珑儿的内心想法。

        “少爷,能不能给静儿一份修行功法,静儿也想修行!”

        静静灵机一动,开口说道。

        “嗯?”

        江小沐眉毛抖动一下。

        “当然可以,我这里最不缺功法。

        玲儿,给风伯和静静一份感气功法,若是能够进入炼气阶,姑爷我也不用为他们的身体担忧了!”

        江小沐也是猛然醒悟,为什么不让风伯也一同修行呢?

        自己还是为风伯考虑的太少,自私了啊!

        “少爷,我想和你打赌,看谁先进入炼气期,你看怎样,你可敢赌?”

        静静忽然说道。

        江小沐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其余三女都很惊讶,一起望向静静,她一直很少说话的啊!

        “你说你天资不凡,静儿不服!”

        静静坦然说道。

        三女恍然,风伯微笑。

        原来此女如此好强,也是一个性格刚烈的,如妙觉真人一般。

        “哈哈,有何不敢!

        既然要赌,你说是什么赌注?”

        江小沐笑道。

        “你若输了,要拜我为师!

        我若输了,任凭你处罚!”

        静静大声说道。

        妙觉真人眼前一黑,差点栽倒。

        “这孩子忒坏了!

        你让江小沐拜你为师,那我算什么?

        你的徒孙吗?

        这笔账可不能这么算,让我喊你师祖,这可丢人丢大了!

        万万不可!”

        “好,就依你!不过你输了也要拜我为师,这才公平!”

        江小沐爽快的很。

        “妙真,你觉得如何?”

        江小沐看妙觉真人表情不对,明白她心中所想,故意问道。

        “师尊,此事不可。”

        妙觉真人答道,不管成不成,阻止了再说。

        “呵呵,有何不可!我来问你,有没有人能够在没有功法的情况下感气成功?”

        江小沐继续保持微笑。

        “不可能!”

        妙觉真人答道。

        “静静此女有没有修行过?”

        江小沐接着问道。

        妙觉真人用灵识感受静静的身体,没有任何灵力迹象。

        “师尊,她没有修行过!”

        “哈哈,那不就得了,静静,你快来拜师。不用等结果了,你已经输了!”

        江小沐狂笑,指着静静说道。

        “嗯?”

        静静大怒,忍不住问道:

        “你这是睁眼说胡话,没有比试,为何我会输?”

        江小沐笑而不语。

        静静怒极,便要再说。

        她猛然间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

        “少爷,你不会这么无耻吧!”

        “呵呵,你说呢!

        人不无耻枉少年啊!”

        江小沐悠然自得,背着双手,抬头看天。

        “你!”

        静静气极。

        小手指着江小沐说不出话来,小脸血气上涌,憋的通红。

        “呵呵,别生气嘛!

        愿赌服输,吃亏是福!

        拜我为师不委屈你!”

        江小沐火上浇油。

        众人看得莫名其妙,实在不明白二人在打什么哑迷,卖什么机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