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11、湖边烤鱼夜话

        静静这般模样,可急坏了风伯。他急忙上前拉住静静。

        “少爷,你们这是?”

        “呵呵风伯,此事与你无关,不过和你说说也无妨!”

        妙觉真人眼前又是一黑,这不是她的口头语吗?

        “静静,我知道你不服气!

        我来问你!

        宗门之人和魔门之人相比,谁更无耻?”

        静静不答,双目似乎要喷出火来。

        “你不说我也知道!

        自然是魔门无耻!

        宗门被魔门杀害这么多人,究其根本,就是没有魔门无耻!”

        妙觉真人心中舒坦,觉得江小沐这一天就这话说的在理。

        “静静,是你要找我比试!你年纪比我小,自然机会比我大!

        我感气五年不成,是个人就比我强!

        你聪明外露,感气想必不难。

        如此说来,你是不是比我无耻?”

        静静不语,心中百转千回,知道最终还是自己输了!

        “唉!这老贼,太过于狡诈,口才无双,我不是对手!”

        静静心中哀叹道。

        “既然你都这么无耻,为何不让我也无耻一回?

        只让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

        这天下没有这般道理!

        静静,你可想明白了?”

        江小沐歪理无敌,说得几人频频点头。

        “这样吧,我也不占你便宜。明天早上我若感气成功,你便拜我为师可好?”

        江小沐微微一笑,背手临风,气质拿捏的很好。

        静静无语。

        “你要是不能感气,世上谁还能感气!

        罢了,愿赌服输!

        老贼,算你狠!”

        静静跪倒在地,冲着江小沐拜了九下,心中的委屈难以诉说。

        “师尊在上,弟子吴静拜见师尊!”

        “静静,还没比呢,你不一定输给姑爷!”

        珑儿不服,她看不懂。

        “师尊乃世间少有的奇人,他若不能感气,这世上就没有能感气的人了!不用比试,静静服输!”

        静静恢复了心智,平静的说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江小沐伸手将静静扶起。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

        “希望你在以后也能迷途知返,脱离苦海,成就仙基。

        静静,你是为师的二弟子,这是你的师姐。”

        江小沐指向妙觉真人。

        “拜见师姐!”

        静静给妙觉真人行礼。

        “小师妹,你的性格我喜欢!”

        妙觉真人笑道。

        “皆大欢喜啊!姑爷,我就是不明白,你们到底打的什么哑迷?”

        珑儿依然不肯放过机会,如果弄不清楚,估计她觉都睡不着。

        “唉!懂了就是懂了,不懂说了你也不明白,这不是三两句能说明白的!”

        江小沐故作高深,实在是他说不出口。

        “功法在师尊手上,我是受制于人,怎么也赢不了的!”

        静静可不管江小沐得面子,冷声说道。

        妙觉真人:“……!”

        风伯:“……!”

        玲儿笑而不语。

        “姑爷,你真厉害,太无耻了!”

        珑儿大叫,她感觉静静输的不冤。

        居然敢和姑爷赌斗,这不是找输吗?

        江小沐不为所动,对几人鄙视的眼神视而不见。

        “都说“大赌伤身,小赌怡情!”!

        这话可不对。

        你们记住,永远不要和你不知道底细的人对赌。”

        江小沐又开始说教。

        “师妹,我带你去找个好房间!”

        妙觉真人对静静说道。

        “姐姐,听说这里的鱼很好吃,我们去捉几条来吃!”

        珑儿对玲儿说道。

        “少爷,我乏的很,先去休息了!”

        风伯笑了冲江小沐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江小沐:“……?”

        众人散去。

        夕阳西下。

        美美睡了一下午的江小沐洗了个澡,感觉身心都得到了升华,灵魂和肉体结合得更加紧密,基本上没有了灵肉分离的后顾之忧。

        江小沐信步来到观星台上。

        这里视野开阔,整个岛上景物一览无遗。

        “这里才是我应该呆着的地方。”

        江小沐暗自嘀咕。

        高处望远,不正是他的眼睛大展风采强项吗?

        “嗯,玲珑姐妹在湖边烤鱼,看起来手艺不错,鱼香这里都能闻到,定是经常偷吃!”

        “静静鬼鬼祟祟的四处乱走,应该是在熟悉环境,查找岛上的法阵根基漏洞,伺机逃跑。”

        “妙觉真人很执着,在修炼!看来她的问题不是一般的大啊,都修炼傻了!”

        “风伯还在睡觉,老家伙喽!”

        江小沐双眼不断闭合,利用眼睛的变异能力行偷窥之事。

        江小沐眼睛能力觉醒第三项:远观。

        江小沐眼睛有两个能力明辨,夜视都给他帮了大忙,宗门立功全靠眼睛作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弊。如今眼睛有了第三功能,这功能有什么用处?

        江小沐很期待。

        “姑爷,来吃烤鱼!”

        珑儿眼尖,看到了躲在高台上的江小沐。

        “这个吃货,你不能小点声吗?”

        江小沐恨急。

        你这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我躲在高台上观望啊!

        果然。

        珑儿这么一喊,静静立马警觉,悄悄的回到房间。

        妙觉真人不修炼了,开始向湖边走去,想来也是要吃烤鱼!

        江小沐同样走下高台,向着湖边走去。

        来到这方世界几天了,还没有好好品尝一下这里的美食。

        这不应该啊!

        这很不对,不是我的风格,我江小沐也是一个吃货!

        威风轻拂,淡淡的烤鱼香气扑鼻而来,让江小沐食欲大振,脚步逐渐加快。

        珑儿不知捉了多少条鱼,只看她吃得嘴角流油就能猜出她没少吃。

        “姑爷,给!”

        玲儿挑了一条大鱼递给江小沐。

        “玲儿好本事!这鱼内外金黄,表层渗油,说明火候刚刚好,让我尝尝味道如何!”

        江小沐接过烤鱼,赞美一句,一口咬到鱼背上。

        不错!清香满口,外焦里嫩,咸甜适中,不知是鱼好,还是玲儿烤的好!

        “好手艺!此鱼外酥内嫩,入口即化,回味悠长,当得上烤鱼中的极品。嗯,妙觉,你也吃点。”

        江小沐发觉自己的大弟子呆呆的看着他吃鱼,让他有些别扭。

        “师尊,我来听你教诲,吃鱼与否不重要。”

        妙觉真人低头,恭敬答道。

        江小沐点点头,自己这大弟子修炼傻了,实锤了!

        “妙觉,你错了!”

        江小沐开始点拨自己的大弟子。

        “若是你还保持以前的想法,你是不能破境的!

        从现在起,你不能修炼,不能想与自身修炼有关的事情。

        若是做不到,破境无望。”

        妙觉真人一呆,半晌之后才问道:

        “师尊,那我做什么?”

        “去做其他的事情。比如和她们姐妹一样烤鱼,做饭,观赏景色,梳妆打扮,研究不同类型的水粉……”

        “师尊,我等不用梳妆打扮,容颜自然天成,本来就是这样!”

        妙觉真人纠正道。

        “额!……”

        江小沐语塞。

        只要一谈及容貌,女子总是反应强烈,自己怎么忘记了呢?

        “师尊,你的意思我明白,是让我换种方式生活,我会做到的!”

        妙觉真人自信的说道。

        江小沐无语。

        妙觉真人取来架上的鱼,巴拉巴拉几口吃完。

        “什么味道,好不好吃?”

        江小沐问道。

        “嗯?没有吃出来。我已经多年没吃过鱼了,忘记鱼是什么味道了!”

        妙觉真人答道。

        “唉!原来你已经丧失了做人的本能!”

        江小沐叹气。

        “师尊,弟子从筑基成功后就不用饮食,平日炼化灵气即可,这叫食气。”

        妙觉真人解释道。

        “不用吃饭,那活着有什么意思?”

        珑儿惊道。

        “也可以吃,不过很麻烦,平常没有时间去吃饭,修炼为主。”

        妙觉真人觉得事情没有什么不对。

        天色已晚,暮色低垂,月上湖面。

        珑儿在湖边生起了一堆篝火,熊熊火光明亮炙热,让夜色中的小岛多了几分生气。

        风伯与静静慢悠悠的来到篝火之旁坐下,看起来精神都挺好,休息了一天,恢复的不错。

        “妙真,你的问题很严重。你可知心境到底是指什么?”

        江小沐取了条鱼,递给风伯,随意说道。风伯转手给了静静,又接过江小沐递给的第二条鱼。

        妙觉真人迷惘。

        对于心境之意众说纷纭,解释颇多。

        “弟子不知,请师尊解惑!”

        妙觉真人恭敬说道。

        “生而为人,第一个显著特征便是拥有情感。

        人有七情六欲,何为七情真解?”

        妙觉真人摇头。

        玲珑二女摇头,静静摇头,风伯吃鱼。

        “七情者,喜、怒、哀、乐、爱、恶、欲。

        六欲者,眼、耳、鼻、舌、身、意。”

        江小沐拿起一条鱼来,托在手中。

        “便如这鱼。

        我眼能看见,我鼻能闻见,我食之舌明其味,于是我能得到对整条烤鱼的观感,为这条烤鱼做出正确评价。

        此乃六欲。”

        江小沐将鱼放入口中,几下吃完,随手将鱼骨扔进珑儿挖好的废物坑中。

        “妙觉你食鱼不知其味,便是六欲出了问题。你现在明白心境是什么意思了吗?”

        妙觉真人恍然,原来自己丧失了作为人的基本本能。

        静静暗自思量。

        江小沐的这种说法她也是头次听说。虽然与她所知大同小异,可是江小沐说的就比较生动形象。

        “姑爷,那七情呢?”

        珑儿问道。

        “六欲不明,何来七情?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江小沐笑道。

        “每人的七情都不同。七情若明,那就不是心境,而是道境了!明七情,可入化神。”

        “啊!”

        静静惊呼,随即用手捂住小口,瞪圆双眼。

        江小沐看了她一眼,随后笑道:

        “呵呵,是不是很简单!说得容易,做起来难!

        为何诸多元婴真君要隐藏修为,化身凡人,留恋红尘,游戏人间?

        不是他们愿意这样做,而是他们想要理解七情真义,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道境。

        化神,化的不是自己的元婴,而是寻找到自己的七情之道,使得元婴升华为元神。”

        众人呆滞,傻傻的看着江小沐。

        “嗯?怎么了?”

        江小沐问道。

        “姑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珑儿问道。

        “如此简单的道理,生而知之!”

        江小沐大悔,装的太过!

        “姑爷,为何你知道这么多,却不能感气?”

        珑儿又来了次暴击。

        “非是不能,而是不愿!糊了,玲儿!”

        江小沐大喊,玲儿也听得发懵,忘记了翻鱼。

        “哦!”

        玲儿顿时惊醒。手忙脚乱的一通忙乎,众人帮忙,算是挽救回了几条黑鱼。

        “这是个教训!

        吃东西的时候不能闲扯。”

        江小沐很严肃的说道。

        “噗嗤!”

        静静忍不住笑了。

        “师尊,你讲的很有道理,为何我还是不懂?”

        妙觉真人疑惑道。

        “吃鱼!”

        江小沐将两条黑得不能再黑的鱼递给妙觉真人。

        妙觉真人不觉有异,巴拉巴拉的很快吃完,看得几人咋舌不已。

        “味道如何?”

        江小沐笑道。

        妙觉真人仔细回味了一下,答道:

        “很苦,不好吃!”

        “哈哈!”

        众人大笑。

        “你看,你已经知道了味道,这就是很大的进步。

        凡事需要用心去体会,不用心的体会就是走马观花,毫无用处!”

        江小沐同样笑道。

        妙觉真人茫然的点了点头,觉得江小沐说得好有道理。

        “师尊,七情何解?弟子很好奇!”

        静静问道。

        “这老贼看来懂得很多,我得乘机问些东西出来!”

        静静心中盘算,脸上笑容依旧。

        “此事不是你们应该关心的,不过告诉你们也无妨!”

        江小沐摆出套话。

        妙觉真人却听得认真,猛然听到自己常说的话语,心中就是一动。

        “七情,关键在于一个情字,这个情有许多理解!

        我认为这个情字是情绪的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静静你知道吗?”

        “弟子知道,是指凡人之间的爱情,恋情!”

        静静平静回道。

        “不错,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我却另有看法。

        这个情不是爱情,而是七情!”

        江小沐说道。

        “不会吧!这很明显是说爱情!”

        珑儿插话道。

        “所以这就是你们不明白的地方。

        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七情中的每一情,都可以让人生死相许,只是你们没有细心体会罢了!

        只要能够专心于其中的一情,就可以明了自己的道境,元婴可入化神。”

        “姑爷,若是七情都明,那会怎样?”

        玲儿又烤好了一些鱼,放下手中的工具问道。

        “七情皆明,化神可入渡劫,此乃天地大道,飞升之路!”

        “轰!”

        静静脑中如惊雷炸响,让她一下子明白了许多道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静静口中嘟囔着,双眼迷离,站起来直直向前走去。

        “静静?”

        风伯大急,怎么看静静都不对劲。

        “不用管她,这是她的机缘,她不会有事!”

        江小沐伸手拦住风伯。

        静静一直走到湖边,没有停下,又一步步走进湖水里,直到湖水没过她的头顶。

        “姑爷,你确定她不会有事吧!”

        玲儿低声问道。

        “无妨,她不是一般人,你们没有察觉吗?”

        江小沐淡定说道。

        “她就是一个女童啊!”

        珑儿奇道。

        江小沐笑而不语。

        “师尊,她这是顿悟了吗?”

        妙觉真人同样惊奇。

        “不是,她这是进入道障了!她有意识,她在思索问题,等到明白了,自然就出来了!”

        江小沐挥手示意众人继续吃鱼。

        此时几人看向江小沐的目光都变了,各怀心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