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14、大菩提三宝树

        “江师侄所立大功正是在此次宗门遇袭,魔门毁我外院之时。”

        元岗转过身来,面对台下弟子,高声说道。

        “魔门来袭,门内弟子行为举止不端,担惊受怕者有之,胆怯躲藏者有之。

        江师侄第一时刻发现了魔头们的阴谋,此为第一功!

        但当时各种情况复杂,宗门没有及时采纳江师侄建议,致使外院防御大阵被破,外院弟子被魔头们擒捉。

        江师侄在此种情况下不惧生死,又舍命将防御大阵恢复,致使魔头们无法从容逃逸。

        此为第二功!”

        江小沐听元岗在前方侃侃而谈,心中有愧。

        “元师叔,当时情况不是那样的,我可没有任何危险!”

        江小沐心道。

        “后来,宗门救援真君们赶到。魔头们以你等被擒弟子为质,要挟宗门,使得宗门真君束手无策。

        眼看你等被擒弟子就要被魔头掳走,又是江师侄献计献策,逼迫魔头将你等释放!

        此为江师侄所立第三大功!”

        台下众弟子安静异常,没想到前天的遇袭之事居然还有如此曲折经过。

        “江师侄一人救了宗门外院将近四百名弟子!

        你们的命都是江师侄所救!”

        元岗说到这里,台下寂静无声,大多数曾经的外院弟子都低下了头。

        江小沐始终面带微笑,似乎说的人不是他一样。

        “现在,我问你们,江师侄所立大功有没有言过其实?他被宗门授与一等精英弟子应不应该?江师侄以一介凡人之身做出如此事迹,是不是你等之楷模?”

        台下众人皆低头不语,面露愧色者有之,依然不信者有之,但无论怎样,都没人再敢质疑江小沐所应该获得的奖赏。

        “师叔,想不到江师弟居然是如此大才,白正受教了!

        江师弟,白某对你心服口服!”

        白正对着高台躬身一礼。

        江小沐急忙还礼。

        “不敢当,白师兄修为高深,还望以后能够指教师弟!”

        “江师兄,我等误听人言,不知师兄高义,还请师兄见谅!”

        又有数名内院弟子站了起来,同时给江小沐行礼。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

        元岗出声说道。

        “若是你等再推来让去,我这宗门大会也不要开了!

        现在我宣布第二位进入内院弟子,汪明宣,六等弟子,炼气十层。”

        高台下众弟子又安静了下来,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弟子稳步走上高台。

        “周志杰,炼气十层。……”

        随着元岗一声声唤名,高台上逐渐站满了二十人。

        “从今天起,这二十名弟子就是内院正式弟子!待下个月大比以后再重新评定等级!

        你等这就下去吧,等到大会结束到外事堂领取弟子用度。”

        高台上的二十名弟子同时躬身一礼,随后依次走下高台。

        江小沐走在最后,依旧是满面笑容,与人和善,气质拿捏的死死的。

        “姑爷,你很出风头啊!原来你是这么厉害的英雄,挽救了好多人呢!可惜无人领你人情,你白费苦心!”

        珑儿抱住江小沐的一条胳膊,故意大声说道。

        “呵呵,珑儿,不可大呼小叫,元师叔还在,大会还没有结束。”

        江小沐低声说道。他能感觉得到自己已经成了整个大会的焦点,无数人的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

        这些目光包含了感激,嫉妒,羡慕,等多种情绪,当然,还有仇恨。

        嗯?仇恨?

        江小沐心中一惊,闭眼再次张开,四面观望。

        大部分弟子身上都有淡淡的绿光,只有少部分几个认身上冒出红光。

        江小沐暗自盯住这几个,其中一人红光刺眼,对他抱有浓厚的恶意。

        白正,内院首席弟子白正。

        为何是他?

        江小沐暗自思量,自己和他没有任何交集啊!

        “接下来是炼气五阶以下弟子比试切磋,请大家移步大演练场,不想观看的弟子可以回了。”

        元岗这话等于是宣布了内院弟子大会结束,陆续有弟子起身离开了会场。

        “姑爷,我们也去看看!”

        珑儿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拉着江小沐就要走。

        “算了吧,看他们斗技凭白污了我的眼睛,符篆飞来飞去,有什么可看的!”

        江小沐低声说道。

        如今他是内院弟子中的焦点,实在不宜出现在那种场合。

        “哦,好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珑儿心有不甘,可是又不能自己跑去,有些失望。

        “呵呵,你就是这般跳脱的性格!罢了,我们就去看看!”

        江小沐笑道,用手拍了拍珑儿的脑袋。

        珑儿一甩头,抬头向天,抬脚就走。

        “哎呦!”

        珑儿惊呼一声,她和一位师兄撞在一起。

        “师妹,没事吧!都怪我不好,着急……”

        “啊!白师兄,没事,我没事!”

        珑儿揉揉脑袋,居然能撞上白师兄,这可不是一般的运气。

        “哦?江师弟,真是好巧,你们这是做什么去?”

        白正笑着问道。

        白正三十多岁,中等身材,面如冠玉,双目有神,一身青色道袍覆体,温文尔雅,便如俗世间的文人相公一般。

        江小沐赶紧回礼,即便知道此人对他抱有恶意,他也不能显现出来。

        “白师兄,我等正要去观看宗门弟子竞技,不想在这里遇见师兄。”

        “江师弟高义大才!师兄我不如你!宗门能有师弟这种人才,实在是宗门之幸!

        师弟如此品性,师兄我向往之。

        月后即将开始的宗门大比,江师弟定能大放光芒。

        相请不如偶遇,我欲请师弟茶舍品茗,不知江师弟能否成行?”

        白正说了一阵套话,说出了自己的目地。

        江小沐心中暗自叹气。

        “可惜了!此人如此相貌,偏偏存了害我之心!

        他或许与那周桐是同一条线上的人物,又或者是担心我抢他首席弟子的位置。

        无论哪一种可能,他都是我的死敌!”

        江小沐看看周围许多弟子都在注视着他们,于是说道:

        “多谢白师兄厚待!师弟我今天答应要陪她们姐妹游玩,若是再赴师兄之约,恐怕……”

        “没事的,姑爷!我们也陪着你们呢,不算失信!”

        珑儿却是想去,她急忙插话道。

        “妹妹,姑爷还要给小姐买些物品,需要去坊市一趟,此事不可耽误了!”

        玲儿聪明细心,早看出江小沐不想赴约,暗自捏了妹妹一下,打断了她的话语。

        “嗯,不错!白师兄,不如改天再约,你看如何?”

        江小沐接过话头,笑着问道。

        “如此也罢!江师弟,若是有闲,定要约我!”

        白正也不纠缠,摆摆手转身离去。

        待到白正等人走远,珑儿颇有怨气的问道:

        “姑爷,为何不去,人多热闹啊!”

        江小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玲儿。

        “唉!我等初到内院,不可过于高调!这白正为人不错,内院之人多与其相熟,到时呼朋唤友,反而不美。

        珑儿,你若想见他,改天我带你上门拜访便是!”

        珑儿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羞恼不已,大声说道:

        “姑爷,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图个热闹,哪里有你说的那般意思?白师兄人不错,那也只是听说,你我又没有接触过,如何能够妄言?”

        江小沐点点头,笑道:

        “原来我家珑儿不傻!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等还是小心一些为上,你家小姐也不容易,我等就不要给她惹些事端了!”

        玲珑二女点头,这个道理她们都明白。

        “姑爷,那我们不去看比试了!我们还是回去为好!”

        珑儿提议道。

        “那倒不必!只要防备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即可。你们也知道,想要为难你家小姐的人很多,没了白师兄,还有黑师兄……”

        “哎呀,这位不是宗门精英汪师兄吗?小弟黑则安,特来拜会江师兄!”

        江小沐话没说完,便被一位五短身材,相貌平平的弟子拦住。

        江小沐:“……?”

        珑儿:“…………!”

        玲儿:“……!”

        “江师兄,小弟对你仰慕已久,这次多亏了你仗义相救……”

        “打住,莫要在说,后会无期!”

        江小沐伸手拉住珑儿,扭头就跑。

        “唉!江师兄,不要走啊!小弟最近手头有些紧,能不能资助一些?”

        江小沐三人跑的飞快,眨眼间就离开了弟子密集的地方,跑到了一处人迹稀少的地方。

        “姑爷,你这乐善好施之名要比你精英弟子的名头响些!怪不得你的花销如此大呢,半天都是送给这样的人了!”

        珑儿晒道。

        江小沐惭愧,清儿确实给了他许多资源,都让以前的他败光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姑爷,此处是女弟子居住之地。以前我和珑儿就住在这里,你要不要看看我们以前的旧居?”

        玲儿指着前方的一棵大树下的一排小屋说道。

        “怎么这么小,如何能住?那些大房子是谁住的?”

        江小沐纳闷,眼前的一排排小屋,看起来只能容纳人住宿,没有多余的空间做其他的事情。远处到是有些大房子,占地极广,富丽堂皇。

        “那些是男弟子的居所。这里灵气充裕,修炼的效果比那里强好多,而且对女子的身体有好处。”

        珑儿指着那棵大树,继续说道:

        “姑爷,看到没?这可是宗门宝树,大菩提三宝树!整个宗门只有三棵,很宝贵的!”

        江小沐点头,他已经感受到了此树的神异,身边的灵气开始变得浓厚,应该就是这棵大树的功效。

        “能不能离近些看看?”

        江小沐看到这树的周围有一层护栏,显然此树珍贵,不允许人靠近。

        “姑爷,只能在护栏之外观看,这是有宗门条例的!不过那也很近了。”

        玲儿低声说道。

        “那也行。走,过去一观。宝树可不是哪里都能见到的。”

        江小沐抬手示意玲儿带路。

        三人来到大树之下,护栏离大树本体约有十丈左右距离,站在护栏外可以清楚的看到大树的全貌。

        这棵大树有十多丈高,底部也有一丈方圆,枝桠甚多,很像江小沐前世所见的大榕树。巨大的树冠倒垂下许多如绳索般的枝条,简直就是一个放大了的车轮华盖。

        “好壮观!这可是我见过最大的树了,果然是宝树!”

        江小沐赞道。不管是前世的记忆,还是今生的经历,他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树。

        “嘻!姑爷,你还真是见识短浅!这棵树在宗门只排第三,内门内外院各有一棵,都比它大多了。”

        珑儿笑道。

        “姑爷,这三棵树其实都是一棵树。我听说内门内院的那棵已经活了几万年,内门外院的那棵和这棵都是取那棵树的枝条种活的,它们其实是一体的。”

        玲儿看江小沐对此树兴趣很大,便解释道。

        “那可不就是一棵了还是三棵,只是它们都同源罢了!”

        珑儿不服气顶了一句,玲儿笑而不语。

        “大菩提三宝树!不知道这树名何解,三宝恐怕是有些说道。”

        江小沐问道。

        玲儿摇头,珑儿同样不知。

        “菩提有三宝。”

        三人背后有女声传来,江小沐回头望去,一位妙龄少女向他们走开。

        “见过大师姐!”

        玲珑二女急忙行礼。

        江小沐不敢怠慢,同样躬身行礼道:

        “内院新进弟子江小沐见过大师姐。”

        那少女点点头,微微一笑道:

        “我是孔真。菩提有三宝。菩提心,菩提子,菩提念。

        江师弟聪慧过人,可知此三宝何用?”

        江小沐忙道:

        “不敢当师姐赞誉。菩提此物,最大的作用就是清心智,增悟性。

        师弟我认为,应当是手握菩提心,口含菩提子,坐在菩提树下参悟道法,此为菩提念。”

        那少女莞尔一笑,指了指大树下。江小沐这才发现那里竟然有一排的蒲团,想必是留给需要参悟的人。

        “师弟之名,昨日我听师尊说起。她说师弟机智少见,若是能来此处,可引之到树下参悟。

        今日一见师弟,果然睿智。这菩提三宝之说,少有人知。

        师弟能够闻名而知其义,可见师弟不同旁人之智。”

        江小沐惭愧不已。

        “师姐多誉了。”

        珑儿看得惊奇,忍不住说道:

        “姑爷,你又装的好像。若是外人被你骗了也还罢了,孔师姐却是好人,你不能骗她!”

        江小沐脑门大黑,怒道:

        “你这傻丫头,你怎么知道我在骗师姐。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姑爷我是知也!”

        珑儿丝毫不惧他,拉住孔师姐说道:

        “大师姐,你莫要听姑爷胡说。他这人最会伪装,你可不要被他骗了!”

        孔师姐微微一笑,对珑儿的话不以为然。她对珑儿也算了解,知道她心大容天,性格直爽。

        “师姐,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此参悟?”

        江小沐问道。

        “姑爷,自然不是!若是所有人都在这里参悟,这里怎么会如此冷清?”

        珑儿插话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