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20、夜梅明香

        “诸位弟子!”

        妙心真人和妙思真人从前舱出来,纷乱无序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现在已经到了真坤界。此界具体情形你等也都知道。

        一个月的时间。有任务的去做任务,需要修行的去修行,不要浪费此次宝贵的机缘。

        一个月后,本真人前来接你们,希望你等都能达成所愿。”

        妙心真人大声说道。

        “多谢祖师相送!祖师辛苦!”

        江小沐同样大声回应,其他弟子都对他怒目而视。

        妙心真人:“……!”

        “马屁精!”

        所有人心中都浮现了此种念头。

        “好了,现在我送你等下去!切记:此地并不安生,必要时候保命要紧!”

        妙心真人正要操控飞舟落下去,妙思真人却一脚踩在船板上。

        飞舟的船板瞬间消失,所有弟子都掉出飞舟之外。

        “啊!空投啊!”

        江小沐大叫,身体在飞速下坠。他脑筋急转,四肢伸展,稍微缓解了下坠的速度。

        小狐狸从灵兽袋里跑了出来,坐在江小沐的身上,却不帮他,像是在坐着飞毯游玩。

        江小沐急中生智,从储物袋里取出几件自己的道袍,将袖口领口扎住,勉强能兜住风,三五下拼成了一件简易版本的降落伞。

        青儿看得出神,赞叹不已。江小沐已经不是往下坠,而是在飘。

        左飘一阵,右飘片刻,白云在侧,清风为伴。

        筑基期修士可以飞行。除了江小沐之外,其他的四位炼气期弟子身边都有一位筑基期修士拉扯相护,他们都立在空中看着江小沐越飘越远,直至平安落到地面之上。

        “哈哈哈!”

        江小沐将道袍收起,抬头对着天空中的众人狂笑几声,随后钻入树林之中消失无踪。

        远方众人看得面面相觑,心中惊叹,感觉此行不虚,居然又学会一招。

        妙心真人在飞舟里看到此番景象,长叹一声,转头对妙思真人说道:

        “师妹,你做的有些过了!此子不凡,临危不惧,机变有方,将来必成大器!”

        “哼!那也要有将来才行!师姐,你可知他是何人?”

        妙思真人冷声说道。

        “嗯?他是何人?莫非还有什么来历不成?”

        妙心真人奇道。

        “不错!他是米清儿师妹带来的俗世夫君,宗门内出名的废婿!只是不知他如何成了宗门一等精英弟子!”

        “啊!米清儿师妹!可是静梅真君座下弟子米清儿?”

        “不错!正是米师妹!”

        妙思真人答道。

        “宗门内有人认为此子耽误了米师妹修行,也有人认为此子是米师妹的软肋!他不知道是多少人心目中的刺!

        师姐,你认为此子还能活多久?”

        妙心真人低头不语。过了半晌,她抬头看向舟外的白云,长叹一声。

        “唉!师妹,你还年幼。白云苍狗,时光匆匆,都是过往云烟!修行之路太过艰难,望你且行且珍惜!咱们就此别过,日后最好少见面为宜!”

        妙思真人一愣,觉得妙心真人话里有话,暗含警兆。

        “师姐,小妹不懂事,师姐莫要生气!还请师姐为小妹指点迷津。”

        妙思真人从怀里取出一件锦囊,塞到妙心真人手中。

        “这是百粒“养颜静心丹”,乃是小妹多年积攒而得,还望师姐不吝赐教!”

        妙心真人本想推辞,可是看到妙思真人目光诚恳,不似作伪,不免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心里就是一酸。

        “也罢,我与你说些旧事。我所说的话,入得你耳,信不信由你。”

        妙思真人急忙躬身一礼,大声说道:

        “师姐,此事入得我耳,绝不外传!若违此誓,不成道基!”

        妙心真人点点头,伸手一指,将飞舟收起,放出一件法宝,将二人笼罩在内。

        “此乃“五元隔灵罩”!你我二人所谈,外人无法得知。”

        妙思真人大惊,越发觉得妙心真人将要谈论事情的重要。

        “师妹,我来问你,你觉得掌门真君是怎样的人?”

        妙思真人想了一下,回答道:

        “常听人说掌门真君不管宗门事,为人懒散,似乎诸多弟子不服!我也有同感,掌门真君太弱!”

        “哦,那都是些年轻弟子吧!年龄估计都不到五十的低阶弟子!”

        妙心真人笑道。

        “师姐所言甚是。都是些初入金丹和筑基期弟子。”

        妙思真人答道。

        “呵呵,掌门太弱!初生牛犊不怕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生可畏!师妹,我要说的事情,发生在五十年前。”

        “五十年前,魔门与正道决战?”

        妙思真人问道。

        “不错,不过不是灭魔之战,而是宗门之殇!”

        “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此事?”

        妙思真人大惊,一旦牵扯到殇字,那都是重大事件。

        “嗯,没有我年岁大的人,是没有听说过的!而我,则是亲身经历者!你的师尊,同样也是!”

        妙心真人指着远方的那些弟子,笑道:

        “看到他们这般模样,我就想起了当年的我,同样青春年少,同样挥斥方遒,同样意气风发!

        可惜,命不久矣!”

        “师姐,为何这样说?”

        妙思真人不解,此话何意?

        “当年的宗门也算强大,各类等阶弟子将近万人,声势浩大,虽然不是一等仙门,却也在修真界有些地位。”

        妙心真人没有理会妙思真人所问,话语一转,又说起了宗门。

        “这个我知道,据宗门内史记载,与魔门一战,宗门弟子死了七千多人,最后活着的不到三千人,可谓悲壮!”

        妙思真人插话道。

        “还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叫什么“血海漂杵,夜梅明香。掌门一怒,赤地千里。”我一直不明白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妙心真人点了点头,跟着说道:

        “血海漂杵,夜梅明香!掌门一怒,赤地千里。

        这说的是四个人!”

        “啊!”

        妙思真人惊呼,这可是她万万想不到的。

        “宗门内史是人写的,未必就是事实。

        其实灭魔之战,宗门弟子没死多少,连百名都未有达到。”

        “啊!”

        妙思真人再次惊呼,这可是秘闻。

        ““夜梅明香”指的是宗门的四位真君,你能猜到是谁吗?”

        妙心真人问道。

        “难道是静香真君?”

        妙思真人迟疑的答道。

        “不错,她是一位。静夜,静梅,静明,静香四位真君。”

        妙思真人不说话了,她只知道掌门静梅真君和外事堂三长老静香真君。

        “那一天,是我进入宗门整三个月的日子,天空很蓝,很清,人能看得很远。

        四位真君与宗门的三十余位真君在天上大战,血哗哗的落下,就如同下雨一样。

        我当时都吓傻了!

        这可都是宗门真君啊!

        为何要手足相残?

        这场大战持续打了三天,陨落了二十多位真君,其他的全被生擒,无有一人走脱。”

        妙思真人不敢出声,她能想象得到真君大战是什么情形,大天倾之难。

        四位真君面对三十多位真君鏖战,感觉不可思议。

        “你的师尊也在其中,不过她运气好,侥幸未死!”

        妙心真人说道这里停了下来,脸色平静的看向妙思真人。

        “师妹,还让我说下去吗?

        四位真君一位都没有陨落!那结果会是怎样?

        血海漂杵,夜梅明香!掌门一怒,赤地千里!

        说的不是灭魔之战啊!

        七千多人,七千多位宗门弟子被清洗了啊!”

        妙思真人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她知道妙心真人没有骗她。

        “你的师尊为何没有家人?

        她在赎罪台上跪了三天三夜!

        磕头忏悔三万下!

        这才活得性命!

        她的家人都死绝了!

        生死之间大恐怖,屠刀临头谁不怯!

        她怕死!

        我也怕死!

        所以我们这么多年来无论修行多努力,成就极其有限。

        师姐我金丹就是尽头!

        路断了,有了心魔!

        师姐我是被吓的!

        午夜梦回,眼中全是血光啊!”

        “师姐,你不要说了!小妹都明白了!”

        妙思真人喊道。

        “唉!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就是掌门之怒!为了争夺掌门之位,凶残程度与那世俗帝王之位相争何其相似!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月后,宗门内再没有了人声鼎沸的繁荣景象,变成了风声鹤唳,血气冲天的修罗地狱!”

        妙思真人不语,面色更白。

        “师妹,你现在还觉得掌门真君暗弱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来的灭魔之战,四位真君定下计策,将魔门诸多大魔头诱到“九离深渊魔域”,用灭世级阵法将他们全部困住。

        这一困就是五十多年!

        你没见过静夜真君,静明真君,那是因为她们在深渊魔域镇压魔头,看护阵法!”

        妙思真人依旧不语,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本宗从那时起便被抬到四大仙门的位置,实在是其他仙门怕了四位真君。

        对自己人都这么狠,还有什么人是她们下不了手的?”

        妙思真人目光呆滞。

        “师妹,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等想让米师妹出错,修为停滞,从而取而代之。

        可惜你们都错了!

        从米师妹被掌门带进宗门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下一任掌门了,这是无可更改的宿命。

        掌门一脉主修杀伐之术!有秘法传承寻找传人,岂是你等可以奢望的!

        当年,那三十多位真君便是有你等这般想法,使尽办法折腾静梅真君,手段尽出,无所不用其极。

        后来呢?结果呢?

        七千多人的陪葬,他们也算是赚到了。”

        妙心真人说到这里,又指向江小沐离去的方向。

        “此子与当年静梅真君之夫何其相似!到处招摇,四处生事,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他是掌门之夫!

        呵呵,如今他还是宗门一等精英,宗门有几位一等精英弟子?

        只有他一位!

        这是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啊!

        或许他就是掌门真君的暗子,将来米清儿师妹向你等抬起屠刀的借口!”

        “啊!”

        妙思真人惊呼。

        她这次是真的被惊到了,手已经捂到了嘴上。

        “师妹,话已至此,信与不信都由你。若我早知此事,绝不会来!

        师姐我回到宗门后便领取一件远游任务,在外面躲个几十年再回来!

        这种九死无生的事情师姐我不敢参与。

        唉!师姐我毕竟还想多活几年!天大地大,自己的命最大!”

        妙心真人说完这话收起法宝,转身离去,竟然没有放出飞舟,只身飞走。

        这是不愿再和妙思真人同行的意思!

        妙思真人一人呆立在空中,无所适从。

        一阵微风吹过,妙思真人身上的冷汗被风激发,让她全身一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四位真君与三十多位真君相斗,能灭杀二十多位,生擒十多位,这是何等厉害!她们真是真君修为吗?”

        良久,妙思真人喃喃自语。

        “这些丹药送的值!怪不得师尊从来不提掌门真君任何事情,我等所做之事她从来不过问,原来是有这种因果。

        恐怕将来她都会亲手将我捉了送给米师妹,此乃师尊留的退路!

        师姐的话最后给我指明了出路,我可不能等死,被人家用来当刀使!”

        妙思真人想到这里,再不犹豫,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小型飞舟,匆匆离开了真坤界。

        死道友不死贫道!

        至于那些筑基期弟子的死活,妙思真人已经无心去管。

        江小沐此时并不知道妙思真人被妙心真人的话语吓退,只想着此处真坤界都是他的敌人,正在拼命逃窜。

        是的,江小沐在逃。

        他身后的空中有六位筑基期修士紧紧跟随,不急不缓,似乎在进行着猫捉耗子的好戏。

        “小沐,你为何跑个不停,那几人你分分钟就能收拾了。”

        青柔不解,趴在江小沐的肩膀上打盹。

        “呵呵,姑爷我此时不能灭了他们。日子还长,打了小的来老的,不如先吊着他们,省得麻烦。”

        江小沐在林间高速穿插,丝毫不影响他和小狐狸闲谈。

        天空之中六位筑基修士四男二女,正是王师叔等人,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这真坤境内将江小沐灭杀。

        “王成师兄,在飞舟里为何你会失手,被那小子所伤。他不过是炼气期弟子,难道有什么厉害手段能破除你的灵力防御?”

        一位女修问道。王成就是那位王师叔。

        “唉!李师妹你有所不知!师兄我也当时大意了,未有用灵力护身。那小子定是炼体有成,而师兄我的肉身修炼太差!被攻击之处又是身体中防御最薄弱的地方!

        有心算无心之下,师兄我差点被他……哎呦!”

        一支明晃晃的利箭破空而来,狠狠的插在王成的胸膛上。

        众人大惊。

        王成从胸膛上拔下利箭,两下掰断,随手一扔,破口大骂道:

        “小畜生,真真不当人子!居然用世俗的弓箭射我等,莫不是在羞辱我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