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04、你有乌鸦嘴的潜质

        江小沐在山林中躲藏了一夜,天明时分才返回自己的住所。

        这一夜危机四伏,生死一瞬。江小沐算是领教了这方世界修行者的可怕,若不是运气好,他就交待在周桐的别院里了。

        不过能够取得周桐的储物袋,见证他的死亡,也算是小有收获。

        “还是大意了!希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凡人和修士真不能相比,想在这方世界立足,还是要修行才可。”

        江小沐想了一会,取出周桐的储物袋,他在路上已经磨去周桐的印记,着实花费了不少真元。

        储物袋里的物品很多,江小沐依次取出,分门别类的放好,灵符,丹药,灵石,法器,玉简,杂物。

        周桐的所有身家都在这里,对江小沐来说,也是一笔很大财富。

        江小沐将物品整理完毕后收拢在自己的储物袋里,走到院中,迎着清晨的朝阳,开始考虑起自身的问题。

        打铁还要自身硬。

        想要在这方世界生存下去,修行是必须的。

        为何这方世界的江小沐五年来仍然在感气阶,不能突破炼气一层,这里面必有缘故。

        他在俗世界算是武学奇才,内力真元打通经脉数条,已经达到了真元外放的境界。

        来到紫云烟霞宗后,感受这里充沛的灵机,修持最好的炼气功法,却不如普通资质的弟子,难道自己是不能修行的绝灵体质,传说中的废物?

        江小沐暗自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想法。

        江小沐再次回想融合的记忆,寻找其中的关键所在。

        “原来如此,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要想双赢,可是要付出大代价的。这方世界的江小沐也是一个人才,只可惜命运不济。”

        江小沐叹息道。

        原因确实是有,这方世界的江小沐是个武学奇才,早就发现了自己不能修行的问题所在,也付出了努力去改正。用了五年时间,马上就要成功了,却遭受了暗算。

        人体奥妙无穷,武学真元与修真灵力是两种力量,两者相互冲突又有联系,互相排斥又能互相包容。

        修真修行的是天地灵机,炼化天地灵机入体为己用,能发挥出莫大威能,由外至内,提升人体的本质。

        武学真元是开发人体自身的潜力,以人体自身根基为本,由内而外,力量属性越纯粹越强。

        这方世界江小沐的问题是他一直修行的武学真元,若要修行灵力,就要废弃武学真元,这让他难以决断。

        经过长时间的摸索探寻,他找到了一条可以兼顾两种力量的方法。

        只要将武学真元修炼到了极致,破开身体与外界隔绝的天地之膜,内息由后天境界达到先天境界,自然可以改变力量属性,吸收天地灵机,从而达到修炼灵力的目地。

        五年时间,他一直努力修炼武学,距离先天境界只差一线。这一线之隔却如同天沟,阻碍了他的希望,也成就了他的废物之名。

        江小沐明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后,抬头看天,行了一礼,忍不住吐槽道:

        “老天爷,你果然是派我来拯救世界的,这份厚礼不可谓大,可也不小!多谢了!”

        由后天境界至先天境界,最关键的地方在于精神力量的强大,这方世界的江小沐做不到,但是穿越而来的江小沐却很容易可以做到。

        他融合了这方世界的江小沐的残破灵魂,精神力量远超常人。

        “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难不成脑袋真的坏掉了?”

        玲儿和珑儿,风伯三人依次从门外走了进来,正看到江小沐在对天行礼,自言自语。

        “哈,玲珑儿!人逢喜事精神爽,你姐妹这是给我带来好运气了!”

        江小沐哈哈大笑,这几天的郁闷心结一扫而光。

        “姑爷,你真是打不死的猛兽,昨天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呢,今个儿就活蹦乱跳的撒欢呢!”

        珑儿冲了过来,拉住江小沐,上下打量他道。

        “怎么说话呢,这话从你嘴里出来总是变味儿!”

        江小沐笑着回应道。

        “少爷,她俩非要跟来,有重要事情给你说。”

        风伯走了过来,看到三人说笑,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风伯,她们这是关心我,爱护我,我很感动!我也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们。不如这样,我们去酒楼庆祝一番如何?”

        江小沐提议道。

        “不好,大清早的去酒楼,那可真成了酒囊饭袋了!可以订桌菜品送来,我去办!”

        珑儿说着,转身就要出去。

        “慢着,还是我去吧!我没有事,正好去见见吴掌柜,老友相会,有几年没见了!”

        风伯拦住珑儿,兴冲冲的走了。

        “姑爷,有一个大好消息,对你十分重要!”

        珑儿大声说道,却被玲儿拉了一把。

        玲儿从储物

        (本章未完,请翻页)

        袋里取出几个玉简,递给江小沐。

        “这是我们能够寻来的最好的炼体感气功法,姑爷你借鉴一下。”

        江小沐伸手接过,放入自己的储物袋里。

        “来,我们进屋里说。”

        三人来到屋里坐定,江小沐才开口问道:

        “珑儿,什么样的消息让你这么兴奋,莫不成可以外出做宗门任务?”

        “姑爷,你可能不知道。

        宗门有一处秘地唤作“真坤境”,灵气充沛,天材地宝甚多,在那里修行要比这里快很多。”

        珑儿眨了眨眼睛,得意的看着江小沐。

        江小沐摇头道:

        “我真不知道还有这种地方。不过宗门资源丰富,倒也不足为奇。”

        “姑爷,那里是感气阶弟子的福地,去那里感气的弟子都能感气成功的。”

        江小沐继续摇头。

        “那与我有什么干系,宗内需要感气的弟子那么多。”

        “呵呵,姑爷,你走大运了!今年宗门内下放外门去那福地的名额有你一个,这可是内门直传,没人敢顶替你的!”

        玲儿同样兴奋,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江小沐。

        “嗯?内门直传?”

        江小沐蹙起眉头,感觉到了其中浓厚的阴谋味道。

        “怎么,姑爷,这对你来说可是大机缘啊!”

        珑儿不解,江小沐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激动。

        “这想必是小姐在内门运作的,为姑爷你争取的大好机缘!姑爷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争取感气成功!”

        珑儿挥动小拳头,在江小沐的面前比划了一下。

        “嗯!确实是好机缘。

        珑儿,小姐每次有事是不是都提前通知你们?”

        江小沐问道。

        “是啊!不过这次没有。

        小姐随师尊前去“大星洲”修炼,与我们联系不方便!”

        珑儿答道。

        “大星洲?那是什么地方?”

        江小沐不解,他得到的记忆太杂乱,对一些信息没有印象。

        “那是浩然正气宗的秘地,适合筑基期弟子的修炼,具体地点我们倒不知道。”

        玲儿答道。

        “唉!清儿都筑基了啊,果然不愧天骄之名!”

        江小沐感叹一句。

        同样的修行,自己感气阶都没有渡过,娘子却都已经筑基了,真不能比!

        “啪!”

        珑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姑爷,我很看好你!虽然你很讨厌!可我就是看好你!

        风伯给我们说了,那个周桐陷害你,我们不会放过他的!”

        江小沐颔首,笑了起来。

        “笑什么?姑爷你不信吗?莫要看他炼气七层,我揍他还是有把握的!”

        珑儿眼睛瞪圆,双拳握了起来。

        “相信!我家珑儿本事之强,姑爷我是了解的!”

        江小沐连连摆手,安抚珑儿。

        “那周桐已经死了,没必要再和死人斗气。

        这个秘地试炼是什么时候?”

        “半个月后,总共有五名外门弟子参加,外院只你一人。”

        玲儿答道。

        “姑爷,你说什么?周桐死了?你咒死的?”

        珑儿急问,她很不相信江小沐的话语,怀疑至极。

        半个月吗?江小沐暗自思量,这个时间倒也充裕,自己可以做些准备。

        “问你呢!姑爷,你怎么知道周桐死了?”

        珑儿又急了起来。

        “哦,自然是姑爷我大发神威,收拾了他!”

        江小沐反应过来,取出周桐的储物袋放在桌上。

        “姑爷我可是睚呲必报,仇不过夜。这周桐死不可惜,没有查出背后指使之人才是憾事!”

        江小沐信口雌黄道。

        玲珑儿都是自己人,稍微显摆一下也不过份。

        “真的啊!”

        珑儿和玲儿都呆住了,双目瞪的溜圆,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小沐。

        “自然是真的!玲儿,还不给姑爷倒水,你们这个样子我很不适应啊!”

        江小沐得意起来,被人崇拜的感觉不错!

        “是,姑爷!”

        珑儿抢先拿起水壶,取了三个小碗,一人分了一碗。

        “姑爷,你确实变了!以前心太软,与人为善,没得受了许多屈辱。”

        玲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道,小脸通红,被江小沐的话语刺激的兴奋异常。

        “是啊!男人,就要杀伐果断,快意恩仇!姑爷,手刃仇人是什么感受,能给我等讲讲吗?”

        珑儿大声喊道,唯恐江小沐听不到。

        江小沐头上冒起黑线,感觉自己错了,真不应该如此嘚瑟。

        “没什么感受,只是心里念头通达罢了!

        这个风伯,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罢!”

        江小沐站了起来,故意向外面张望。

        “哎呀,姑爷,你可不要乱说。风伯年纪大了,确实要去看看。”

        玲儿会意,不再纠结周桐的事情。

        “姑爷,我要和你比试一下,如果你打得过我,我就信你!”

        珑儿跳到江小沐面前,双手叉腰,颇为得意。

        “不了!珑儿,你这身材是越来越好了,可见平时修炼很用心啊!”

        江小沐岔开话题,大步向外面走去。

        “还是看下风伯的好,这几天不太平,莫要出了什么差池!”

        珑儿一听,几步抢到二人前面,嘴里嘟囔道:

        “如何不太平了?这里可是宗门之内,难道还有人在这里行凶斗殴,毁坏山门不成?”

        “轰!”

        一声巨响,远处天空中爆发出剧烈的轰鸣声,白光夺目,如同一轮大日爆发了一般。随后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四面八方都出现了爆炸之声。整个宗门的上空防御法阵瞬时启动,巨大的白色透明护罩在外院上空出现,将外院牢牢的守护住。

        珑儿张大了嘴,连续伸了几下舌头,惊骇不已。

        “呵呵,珑儿,你有乌鸦嘴的潜质,以后可不要乱说话!”

        江小沐笑道。他同样对天上的情景抱以震惊,远处的蘑菇云让他有了不好的联想。

        “姑,姑爷!”

        珑儿和玲儿已经躲在江小沐的身后,不知道要说什么,面色发白,浑身颤抖。

        “莫慌,莫怕,有姑爷我呢!天塌了有姑爷我顶着!”

        江小沐同样两腿打颤,嘴上却不认怂。

        “老天爷,可千万不要是毁灭级的术法,咱不带这样耍人的,我才降临了一天啊!”

        江小沐心里念叨服软,身子却是站得挺拔,没有丝毫怯色。

        “咚!咚!咚!”

        江小沐身后的内门所在擂起战鼓,巨大的声响让人气血沸腾。

        “众弟子莫慌!吾乃宗门外事堂三长老静香真君!强敌来临,特代掌门行使机动应敌之权!”

        清脆的女声传遍宗门,配合着鼓声,颇有一种沙场点兵的味道。

        江小沐微微颔首,宗门之强大还是靠谱的,只要不乱,就没有什么问题。

        “筑基期弟子看护山门重地,低阶弟子不要乱动,原地待命!

        金丹期弟子四方阵基协同守护,若有不听号令者,就地格杀!

        诸位师兄,请随小妹迎敌,看看是何方神圣前来送死!”

        随着号令传达,天空中出现了无数身影,来回穿梭,纷乱有序,各司其责。

        江小沐咋舌,这女子杀伐果断,指挥得当,宗门应当无事。

        “姑爷,风伯还没有回来,怎么办才好?”

        珑儿拉了拉江小沐衣衫,小声问道。

        “无妨,敌人还没有进入山门,不用担心,安心等着就行。”

        江小沐回头安慰道。

        此时宗门防御大阵正经受多方面的打击,空中的防护罩逐渐变红,可见对方来势之凶。

        “那也不一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珑儿不以为然的小声嘀咕道。

        “什么?”

        江小沐纳闷,这话怎么听得这么别扭?

        他猛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抬头,一道黑影自天而落,声势惊人。

        “啊!不好!”

        江小沐大叫一声,转身用双臂抱住两女,提气跳跃,连续翻滚,险险的离开了黑影笼罩的范围。

        “轰!”

        巨响再起,狂风大作,灰尘乱飞,一根巨大的石柱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江小沐的庭院之中。

        江小沐将二女护在身下,翻覆的尘土几乎将三人埋掉,厚厚的盖了一层。

        “噗!”

        江小沐吐出口中的泥沙,站了起来,感觉耳朵仍然在不断的嗡鸣。

        还好三人无事,躲过了一劫。

        “唉!珑儿,如今姑爷才算服了你,你确实是个乌鸦嘴!”

        江小沐看着眼前惊魂未定,如同两个泥人一般的玲珑姐妹,感慨不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