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小心姑爷
字:
关灯 护眼

008、吃软饭其实是条光明大道

        妙觉真人同样懵懂,她更加不明白,江小沐只是一位凡人,如何能助她破境?

        “修行之路,达者为师。不在乎年纪,不在乎地位,不在乎修为,不在乎喜恶。能弥补自身之不足,方为修行。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妙真,你以年纪,地位,修为,喜恶待人处事,如何能够弥补自身心境的缺失?

        你回去好好想想。若是明白了,可以拜他为师,跟随十年,免去面壁十年之罚。”

        “啊!”

        江小沐四人齐声惊呼,这事情变化的太快,让他们料想不到。

        静香真君说完转身就走,留下四人呆若木鸡。

        过了片刻,江小沐首先回味过来,看看妙觉真人,又看看玲珑二女,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师尊之意,是要我拜你为师。”

        妙觉真人恢复了冷静,开口说道。

        “不可,万万不可。祖师在上,弟子在下,切不可乱了辈分!弟子何德何能,能为祖师解惑?此事定是太师祖弄错了!”

        江小沐连连摇头,自己都不相信静香真君会如此安排。

        “师尊之意,必不会害我!我就拜你为师,看看最终会有什么结果!”

        妙觉真人柳眉竖起,瞪着江小沐。

        “这个,这个……”

        江小沐看着妙觉真人,心中发怵,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

        “姑爷,祖师不懂尊师之道,你可不能收她,她现在都在冲你瞪眼睛呢!我看祖师将来必定欺师灭师!”

        珑儿大叫,丝毫不惧怕妙觉真人。

        “住口!”

        江小沐和妙觉真人同声大喝,二人转过头来怒视珑儿。

        “祖师息怒!”

        玲儿慌忙冲到三人中间,对着妙觉真人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弟子觉得太师祖此事安排欠妥。”

        “胡说!师尊怎能有错?”

        妙觉真人更加愤怒。

        “祖师根本不知弟子之道,如何能够……呜!”

        珑儿不服,依旧大喊。

        “快别说了,我来说!”

        玲儿急忙回头捂住妹妹的嘴,将她护在身后。

        “祖师,我妹妹无礼,你不要怪罪。不过她的意思我明白!”

        江小沐大急,这两姐妹一路货色。

        “祖师高高在上,不知弟子辛苦,不知弟子为何是弟子。若是祖师依旧这样,谁能师之?

        祖师,你对太师祖很尊重,所以太师祖所识你能学到,你能对江小沐如太师祖一般吗?”

        “这……”

        妙觉真人愣住了,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玲儿,这不是你们应该关心的!”

        江小沐接话道。

        “不过给你们说说也无妨!”

        江小沐套用了妙觉真人的口头禅。

        “太师祖的意思我明白。她是想让祖师跟在我身边磨练心性,多长点心眼。”

        “你说什么?我是缺心眼吗?”

        妙觉真人眼睛翻起,怒气值爆满。

        “祖师恕罪。此事暂且不提。

        祖师,外间事情自己了结,是不是送我等下去,我还有一位家人在外没有消息,我很牵挂!”

        江小沐笑着说道。

        妙觉真人越看江小沐越觉得讨厌,明明他在微笑,可是落在她的眼里,就多了一种讽刺的意味。

        “嗯,你们走吧!到宗门管事那里更换宗门令牌,将师尊的奖励落实了。”

        妙觉真人冷声说道。

        “多谢祖师。祖师,能否送我等下去,此处太高!”

        江小沐躬身一礼,再次说道。

        妙觉真人没有回应,随意挥挥手,江小沐三人腾身而起,转瞬来到了地面。

        “这怕是有三十丈高了,掉下来可是能摔死的!祖师好厉害!”

        珑儿吐了下舌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就你话多,还好祖师大人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

        江小沐很烦躁。

        “祖师可是说过要扔你下去的!”

        珑儿很记仇,祖师训她多次。

        江小沐“……”

        曾经的住处已经不在,被魔门肆虐过的外院不复昨日的繁华,残墙断壁,灰尘四起,浓烟弥漫,呼儿唤女的声音此起彼伏。

        “咳咳!”

        江小沐被烟雾呛了一下,虽然是在夜间,可是他能看得清楚,如此惨象让他心酸。

        玲珑二女看的可没有他远,夜色笼罩之下,只能听到四处悲切的哭声。

        “谁还记得酒楼怎么去,我们要去找找风伯,但愿他没有事情。”

        江小沐四处张望,大火已经扑灭,宗门的弟子正在帮助凡人们清理倒塌的房屋,救助受伤的宗门弟子家眷。

        “我来带路,酒楼我可是常客!”

        珑儿自告奋勇,走在前方,江小沐随后而行,三人离开了大石柱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唉!修行之路,拖家带口终究不行,凡俗两别,互相牵累,我真不明白为何宗门内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这样如何能够修行,杂念太多!”

        江小沐叹道,路上所见更加凄惨,三人都是心中戚戚。

        “姑爷,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都有七情六欲,没有了这些情感,那还是人吗?”

        珑儿不以为然的驳斥江小沐。

        “嗯,不是人!”

        江小沐答道。

        “嘻嘻!姑爷你至情至性,虽然有时候很讨厌,可还是人!”

        珑儿笑道。

        江小沐无语。

        三人随手帮助路上遇到的弟子掀开倒塌的房屋,看看里面有没有受伤的人。

        “太惨了,魔头太可恶!根本就不在乎凡人的性命!”

        珑儿骂道。

        “都有过错!凡人夹杂在修行者之中,就要承受这种危险。

        将凡人带入宗门,实际上是害了他们,他们是无辜者。”

        江小沐说完这话,四周一片安静。玲珑二女停了下来,都吃惊的看着他。

        “怎么了?”

        江小沐纳闷,周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物啊!

        “姑爷,怪不得太师祖要让祖师拜你为师,确实有些道理啊!你这道理说得太好了!”

        珑儿和玲儿一起拍手说道。

        江小沐惊了。

        他自己回想了一下,自从静香真君说出拜师之事后,自己仿佛就代入了为人师者的角色之中,说的话太过于多愁善感。

        不行,自己这是飘了啊!如此不好,太危险!太高调了!

        “哦,快快寻找风伯。他可不比你们,修行有成!”

        江小沐看看到了地头,高大的酒楼仍然伫立,只是没有了往日的喧嚣。

        三人快步进入酒楼,里面又是一番景象。

        桌椅板凳四处乱扔,残羹冷饭到处都有,柜台破了个大洞,地面有很多血迹,大厅内空无一人。

        “唉!这么多的饭菜,可惜了!”

        珑儿耸耸鼻子,酒楼里面的味道不太好闻。

        “不在这里,在后院。”

        玲儿说道,就要向楼后走去。

        江小沐没动,伸手拉住玲儿。

        “没见识!哪里都不用去,躲在后院早就被捉去了!”

        珑儿奇道:

        “姑爷,那你说风伯会在哪里?”

        江小沐笑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风伯,风伯,风伯!”

        江小沐大声喊道,一连三声。

        “谁在这里大呼小叫!不知道伤者需要休息吗?”

        远处一位宗门弟子大声喝道。

        “师兄,请问这里的人都哪里去了?”

        江小沐高声问道。

        “前方,外院执事堂。只要没死的都被带到那里甄别身份,防止魔门弟子混入!你们是谁?”

        远处那人问道。

        “外院江小沐!”

        江小沐回应,毕竟要甄别身份,不报名恐怕不行。

        “哦,赶紧去执事堂报道!”

        “是!多谢师兄!”

        江小沐大声谢道。

        远处那人转身离去,隐隐约约传来一句。

        “好人不长命,废物活千年!”

        “噗嗤!”

        珑儿忍不住笑出声来,江小沐回头怒目而视,珑儿急忙用手捂住嘴巴。

        “没见识!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背后说人,小人行径!”

        江小沐呵斥一句,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后面二女嘀嘀咕咕的跟在后面。

        不多时,三人来到了外院执事堂。

        这同样是座高楼,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这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楼门前排起了两列长队,依次进入楼内进行身份甄别。

        三人取出宗门令牌,在队伍中来回找了一遍,没有看到风伯。

        “师兄,为何只见人进去,不见人出来?”

        江小沐来到维持秩序的宗门弟子旁,低声问道。

        那弟子看了江小沐一眼,面带不屑的说道:

        “原来是你这废物,还不赶紧排队,身份过关的可以乘坐飞舟前去内院安置。这里即将开始大清洗,防止有魔头隐藏!”

        江小沐点头,随后问了一句:

        “师兄认识我,为何我对师兄没有印象?”

        “呵呵,生死台上吃软饭的江大公子,外门内外院谁不认识?

        有靠山就是厉害,都能用符宝砸人的主!”

        那人冷笑道。

        “多谢师兄指点。

        师兄,我已经是外门正式弟子,吃软饭其实是一条光明大道。呵呵,哈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江小沐大笑。

        “你!”

        “哼!下次见到我,要给我见礼,我可是外门正式弟子!”

        江小沐说完,转身离去,留给那人一个背影,高傲的。

        “脸皮真厚,废物就是废物!吃软饭都能光明正大,这还有没有天理!”

        那人不解气的低声骂了一句,猛然觉得江小沐说的好有道理。

        “姑爷,吃软饭是什么意思?”

        珑儿不解。

        “就是说你家姑爷我是靠你家小姐养活的,修炼资源都是你家小姐给的!”

        江小沐随后说道。

        “是这样的啊,有什么不对吗?”

        珑儿纳闷。

        “妹妹,这不是好话,姑爷心胸宽广,不和他们计较。”

        玲儿低声给妹妹解释。

        “他们知道什么!

        都不知道姑爷为小姐做了什么?这点修炼资源又算得了什么!”

        江小沐点头。

        “玲儿,有空多指点一下珑儿,你看她好多事情都会分不清好坏!”

        玲儿点头,珑儿小嘴一撅,不愿意的说道:

        “姑爷,我明白了!

        以后只要是姑爷说的,都是对的!

        只要是姑爷做的,珑儿都支持!”

        江小沐听到这话,微微点头,脚下却一滑,差点摔倒。

        “哎呦!”

        江小沐感觉左腿麻木,看来是扭到脚了。

        这怎么可能?

        我可是武学宗师啊!

        江小沐腹诽,疑惑不解。

        人在做,天在看,以后话可不能说的太满!

        三人来到楼前,珑儿上前出示了外门内院弟子的身份令牌,守门弟子不敢拦阻,让三人进去。

        执事堂大厅内井然有序,验明身份很简单,只是比对一下宗门令牌里面的信息是否与本人相符,不是冒充的就可以从后门出去乘坐宗门飞舟前往内院。

        玲儿再次上前与宗门执事弟子交涉,很容易就得到了风伯的消息。

        “姑爷,进了这个门就不能出去了,风伯被强制送往内院,我们可以赶去相会。”

        玲儿返回江小沐的身边说道。

        “你确定风伯去了内院,他们怎么能认识风伯?”

        江小沐看着大厅内曾经熟悉的面容,漫不经心的问道。

        “风伯报出可小姐的名号,小姐的家人那可是宗门比较重视的家眷,所以那执法弟子记得。”

        江小沐嘴一歪,颇为恼怒。

        “我也是小姐的家眷,怎么没见到宗门重视?”

        “这个,这个……”

        玲儿接不上话,不知道如何回答。

        “哈哈!人贵有自知之明,姑爷我逗你呢!好了,我们也去乘坐飞舟,上去内院。”

        江小沐笑道。

        “姑爷你这样不好,会没朋友的!”

        珑儿怒道。

        “朋友,姑爷我本来就没朋友,只有亲人!要朋友何用,大道朝天,我自独行!”

        江小沐昂首挺胸,带头前往后院。

        “江师弟,你要去哪里?”

        后院守门弟子拦住江小沐,疑惑的问道。

        “师兄,我去乘坐飞舟前往内院。”

        江小沐取出宗门令牌,上面显示着清晰的身份标识。

        “内院一等精英江小沐”。

        “嗯?这不会是假的吧!你还未进入炼气阶,如何能成为内院弟子?还是一等精英?”

        守门弟子疑惑,将令牌递给旁边的师兄。

        江小沐不动声色,冷眼观看。

        那位师兄同样疑惑不解,令牌看不出问题,不过他还是谨慎的问道:

        “江师兄,能否告知您何时入的内院?”

        “嗯,这不是你等应该知道的!不过告诉你等也无妨!”

        江小沐继续套用妙觉真人的派头,对着内门方向作揖行礼道:

        “我是静香真君钦点,在这次对抗魔门之战中立下大功,特许进入内院。”

        守门执法弟子呆滞,满脸都是怀疑之色。

        你一不入炼气的弟子,如何能为宗门立下大功?

        “师兄可有证明?”

        执法弟子问道:

        “这就是证明!”

        江小沐伸手取回令牌,来回挥舞几下,收入怀中。

        “江师兄请!”

        执法弟子退后几步,同时抱拳行礼。

        “嗯!此事不要外传,毕竟我是个吃软饭的无用之人!”

        江小沐故意说道,大步走入后院。

        玲珑二女紧紧跟随,她们可是真正的内院弟子,执法弟子都认识,不用察看令牌。

        三人登上了前往内院的大型飞舟,与家园被毁的凡人们一起向着内院进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