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雄兔眼迷离
字:
关灯 护眼

寥落身(一)

        傍晚时分,船靠了岸。薛凌一行人下了船,岸边已有了马车在候着。鲁文安拿了一套衣服给薛凌换上,扮作商队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

        马车要比船上舒适许多,薛凌喝了些水,心情也大好。

        昨夜她情绪失控,本是颇有些后悔。这一日太平无事,想着薛弋寒应是有完全之策,就放下心来。

        看着沿途与平城截然不同的风光,小儿心性作祟,兴致勃勃拉着鲁文安不放,聊起接下来游玩之事,甚为自得。

        此处太平,却不知别的地儿,已是见了血。

        薛凌出门前,三更时分,还有一队人马自薛府离开,其中有有一十四岁少年与薛凌身形一般无二。

        其前行方向,正是西北平城。然日头才刚刚西斜,尸首就被扔到了霍云晟面前。

        江霍两家精锐连手,便是薛弋寒自个儿,能跑多远呢?下午才追上,已经是霍家为了求个完全故意留情所致。

        霍云昇只见过薛凌一面,觉得尸体是有些像,但分辨不出来,还好江玉枫及时的赶了过来。

        说来可笑,江霍两家也算对头,才过几晚,就轻而易举的站在了一起。

        江玉枫只看了一眼,眉峰一簇,狠道:“不是那个狗杂种,假的。”

        “江少爷确定?”

        “烧成灰我也认识,霍家眼瞎了,被个假畜生引着跑。”

        霍云昇嗤笑一声,面前站着的,原是晓霜枫叶丹,江上玉郎俏的江家大少爷啊。这人,成了跛子,心,也就跟着跛了。

        他似真似假安抚道:“少爷不必动怒,要是好抓,都不像是薛家的人啊。”

        江玉枫极不耐烦:“人被你霍家杀了个干净,活口也不留一个,去哪问那杂种下落。除了西北,他还能去哪?现在追都不知上哪追。”

        “哪里干净了,刑部大牢里,不是还有个姓薛的么”。霍云昇笑的云淡风轻。

        刑部大牢那个姓薛的,正是薛弋寒。

        薛凌前脚出城,薛弋寒后脚便身陷囹圄,这场兔死狗烹之戏终于拉开帷幕。

        西北诸城守将军书一一送达,众口一词,边疆无战事。

        霍江两家联名上参薛弋寒拥兵自重,皇城行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拓跋铣咄咄逼人,道薛弋寒恐军权旁落,谎报国事,自毁梁胡两国邦交。若无说法,便是梁国宣战。

        薛弋寒早知今日,但见殿内噤若寒蝉,仍是丹心死灰一片。

        他回京第一日,宫廷晚膳,与拓跋铣一见即知个中原因。

        只怕当今天子和拓跋铣早有牵连,在先帝驾崩之日,故意大军压境却不肯战,算定他薛弋寒不肯舍了西北。

        一来扣上不敬先帝,拥兵自重的罪名。二来,将他与其他武将回京之日错开,防他薛弋寒武将门生众多,事情有变。

        先帝七日丧期一满,许多武将已回城池驻守,几个退下来在京赋职的也间接被各种理由调开。

        待薛弋寒回朝,满朝文武,已少有人敢站出来为他说句话。

        薛弋寒原想顺势权自卸其甲,稳住朝堂内斗,免胡族五部趁此犯境。宋柏是他多年副将,便是暂时换帅,西北仍不应有失。

        然一日日的周旋下来,只恐忠义难两全,先将薛凌和薛璃送了出去。打算以薛家世代军功为赌,求一个庶人身份,再作图谋。

        薛弋寒知道的,分毫不差。他不知道的,是魏塱与霍云昇在御书房内懒洋洋的讲“斩草不除根,谁知道哪日又长出什么东西来咬着朕。这捏在手里的才是江山,捏不住的,哪儿算什么天下”。

        今日的皇帝再不提相信将军之语,抓起桌上诸多军书一册册的开念“安定无敌情,凉州无敌情.......。”

        念着念着,便痛心疾首,当着众多朝臣面不能自持,扔到薛弋寒脚下问道:“将军作何解释,作何解释啊!

        父皇临终前几日尚忧心将军康健,朕,朕实难相信…”

        一时间君王掩面,群臣捂袖。

        军书上的名讳,薛弋寒大多认识,可书上内容,他反而不认识了。

        看着像真的,看着又像假的。然此时此刻,真真假假已毫无意义。既然座上天子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桩桩件件皆是死罪。

        薛弋寒长叹一声,跪在殿前:“臣心日月,但今日无话可辨。”

        牢门隔绝了最后一缕京城朝阳,兵部吏部刑部大臣皆伏在地上,誓要查清薛弋寒过往种种。

        拓跋氏高呼梁皇英明,求娶公主一位,保梁胡百年不战。

        薛凌出行第二日下午,箭矢刺破马车车厢的时候,她正啃半块桃花酥。

        这种南方点心,精致好看,满满小女儿心思。薛凌在上个城镇一见即欢喜不已,里面豆沙软糯又不腻,小口小口,吃的她眉眼都是笑意。

        而后鲁文安一把撩开马车帘子,牵住她手腕,拉扯了出去。怀里一堆桃花酥,也被扯的四散,跌落了一地的浅粉色。

        鲁文安一行是十个人,此刻被围在马车中间。来人手上皆有弓弩,一言未发便是死招,显然没有留活口的打算。

        薛凌尚没反应过来,她终究不曾上过战场,哪知生死搏命不是练武场上一样先打个招呼。

        鲁文安左手护着她,右手将一柄重剑舞的密不透风。薛凌已有两年躲着鲁文安练武,今日才知他左手废了之后,干脆就练习右手,竟也小有所成。

        此刻反倒是她像个残废。一个人凑过来冰冷的叫鲁文安:“带少爷先走。”

        四周已有血气弥漫,鲁文安和一个叫丁一的人带着薛凌就走。万般皆弃,只求自保。

        这一路丘陵起伏,四周都是丛野遍布。三个人还算顺利的远离了这场屠杀,直狂奔了三四个时辰才敢停下来,躲进了一片茂盛的芦苇丛。

        残阳如血,薛凌坐下来就着河水拼命的搓手,却觉得手上猩红洗都洗不掉。她已记不起慌乱中砍了几人,更不知那人是死是活,反正四散的人血溅了她一脸。

        狂奔中尚无精力回想,此刻停下来,一回想,整个人便抖的像一片秋风中的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