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雄兔眼迷离
字:
关灯 护眼

不知春(二十一)



    薛凌轻叹了口气,想着李敬思官大谱大,忘了槐花何时开也正常,自个儿还生来就不曾留意这玩意儿几时开,人家无非往前走,怎么就自个儿天天往回看。

    外头车夫还在念叨,说的是今日不见壑园小厮跟着,姑娘到底是个姑娘,独自一人往李府走,传出去就是瓜田李下,搁在寻常人家,哪里得了哦。

    她半眯着双眼,仍旧是靠在车窗上,既没答话,也没喊人住嘴。有这么个蠢货念念叨叨,说的是些芝麻谷子大点事,语气却跟天塌了一样,真是有意思。

    薛瞑曾问,这人蠢笨,何必留着。

    蠢笨有什么不好,唯有在蠢人面前,那根日日绷着的弦才得片刻松弛,像极了呕心沥血的帝王,养两个只会歌功颂德的谄臣。

    为求戏真些,回到壑园,薛凌不忘遣了个人去跟逸白只会一声,说是沈元州那处并无大碍,不必放在心上。

    数日一晃即过,人不在身边,方知重要性。薛瞑离京几日,院里越发无趣。含焉忙的饭都顾不上吃,晚间来给个总账目也是匆匆忙忙。

    薛凌本备了些说辞,类似旱则资舟,水则资车,如今正是各方动乱,备粮也是合乎其理。然含焉并未问起过,账目上大衷米面来往所为何事,盐铁去送又为何人。

    不问也好,省了唾沫。

    十四日午后,她已在拾掇东西,打算下午往隐佛寺给老李头烧香,晚间就此住下,第二日直接去霍云婉处即可。

    这几日天晴,园中花香犹盛。消息又多传了些回来,垣定仍未城破,只是战事一日惨过一日。第一批抽丁悉数造册,全部赶赴垣定,从西北调回来的兵,亦往垣定进发。

    魏塱是想以人多胜人少,死困垣定。天家正统,有各地支援,钱粮皆是不缺。黄承誉身为逆贼,困守孤城,若黄家其他地方的兵力不能来救,城破早晚而已。

    而安城文书,则是胡人势猛,沈元州有意兵退乌州。这些俱在意料之内,是而逸白只是传了话,都没亲自与薛凌商讨,或然也有等她见过霍云婉之后再说的打算。

    另来是昭淑太后下葬一事,说来凄惨。古语入土为安,然眼看着二月过半,不日即是梁成帝忌辰。文武商议,昭淑太后是要入帝陵的,莫不如干脆多等两天,忌辰再开地宫,送太后与先帝同归。

    如此一算,昭淑太后还得在冰棺里躺好些日子,得亏不是盛夏。魏塱不知是对此提议如何看待,只自从上回司天监算准天数,显然这位天子对司天监颇有倚重。

    开卦问凶,正是大吉之兆。薛凌听得笑,毕竟梁成帝死在哪天,那天一定是个好日子,不然这话怎么编啊。魏塱几时埋他老母,也算不得大事,就这么罢了。

    除却这些日折出来的元宝,又添了香烛纸钱,将篮子塞的满满当当。拎起来晃了晃,薛凌又从格子里掏出一叠纸来。原是她别出心裁,搜罗了些药方。

    这玩意说值钱,那就值钱,说不值钱,实则不过几张纸而已。老李头在世,总想要别人的方子,烧过去,也省了他心疼糟蹋东西。

    将东西塞进去盖好盖子,原预计着申时末出发,这会未时尚没过半,薛凌思量着再躺躺,寺里床小被褥硬,虽不嫌弃,到底不爽。

    这厢人卸了力道刚要往床上倒,底下人来传,说是有个张棐褚张先生在外求见鲁姑娘。薛凌挺直了腰坐起,既不知张先生是谁,也不知鲁姑娘是哪位,耷拉着眼皮烦道:“寻鲁姑娘就去姓鲁的人家寻,张先生就往姓张的人家走。”

    丫鬟丝毫不觉尴尬,轻笑催着快些,说是白先生交代过的。薛凌没奈何,起了身跟着往外窜,只说别耽误了给老李头上坟。

    出了自个院往壑园待客的花厅处,她先瞅了眼,仍是没认出那坐着的人是谁,倒是记起这个“鲁姑娘”确是自己无疑。想来是不知何时身份不便,借了鲁伯伯的姓。不过就那么几回,最险的一次,还是在宁城霍云旸处自称鲁落。

    不由得一瞬间她心提了大半,无论如何,宁城的人该不至于找到壑园来。整了整衣襟,薛凌抬步进到里头,略躬身见礼,工整道:“还未问过,是哪家张先生,我瞧你面熟,却记不起来。”

    那张先生上下打量一眼,笑道:“是了是了,正是鲁姑娘。在下张棐褚,永盛赌坊的掌柜,今日来送上月的例银。”

    说话间已开了桌上盒子,示意薛凌道:“来往账目,盈亏收支皆在此处,还请姑娘过目。“

    薛凌瞧了里头东西,又看过一眼人,这才记起是有这么回事,此人不就是老李头下葬后她去永盛赌坊遇到的那个张先生。

    她笑:“记起来了,真是怪哉,你把这东西送到我这来是什么意思。”

    张棐褚生了些纳闷,看了看盒子,又看回薛凌道:“鲁姑娘如今是永盛主家,这东西,不送到姑娘手上,该送到何处?”

    “我是主家?”薛凌嗤了一声,又想了片刻,猜是跟苏姈如有关,上前收了盒子道:“知了,你说我是我就是,走吧走吧,别耽误我给人磕头。”

    张棐褚有些不明所以,垂首道:“可是在下,有哪处触了姑娘不喜?”

    薛凌才看清,盒子里上头是账本,下头却是一叠银票,张张面额不菲,看来赌坊着实是个赚钱买卖。

    她还没弄清里头关系,只想将人赶紧弄走,催着道:“没有没有,今日是我一个伯伯亡诞,我赶着去跟阎王讨个交情。你继续回去守你的场子,有事我去寻你。”

    话落从盒子底层抓了一把银票出来,递给张棐褚道:“哦,是不是我还该给你些赏银,夸你活儿干的利索?”

    张棐褚大小算个能人,含笑接了银票,躬身道:“谢过姑娘的赏。”

    薛凌忙催了丫鬟将人送出去,二人照面多不过一刻。人犯不着跟钱过不去,她抱着盒子回屋,还贴心数了数,却是怎么也不明白永盛的账如何清到自己这来了。

    思前想后忽记起苏府给的那份遗礼,翻箱倒柜一阵总算从桌角给扒了出来,迫不及待回到里屋打开,居然还是有关永盛的东西。房契地契人契,往年合目俱在里头。难不成,是苏姈如留给自己的?

    她疑惑着往下翻,不解这玩意是要干啥。总不能是苏姈如感谢自己饶了苏远蘅一条烂命,倒也大可不必。以那个女人的心思,肯定知道自己不会冒险动整个苏家,免得引起沈元州警觉。

    她将那些本子纸张全部拿出,最底下只留一枚描金笺,仍是二寸来宽,宛如前年末,她初离苏府,拿到的那个盒子。

    薛凌停了片刻,忐忑将纸拿起,小心打开,还是真是和前年别无二致,也只寥寥数字,写的是:纵有妙手,能赢几时?

    薛凌手指在纸上捏了又捏,呼吸声越来越急。突而那纸离了手,她转身冲到外屋桌旁,一手掀了篮子盖,将里头东西倾数倒出,几张药方散开来飘的纷纷扬扬。

    脚踩上去,折好的元宝瞬间坍塌,那几张描金笺又在脚底被碾了几道。终究是,没烧到老李头坟前。

    再从壑园走,带着的,不过一沓寻常黄纸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