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绝对灵界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四章:祈正的到来

        查明事情的原委之后周长老让一行人都退去,等待学院的处理结果。就这样过了十天之后,祈盼被学院传话去学院的戒律堂。

        而这次当他走进戒律堂的时候,他竟然发现他的爹祈正也在里面。祈盼赶紧跑过去道:“爹,您怎么来了?是因为孩儿的事情吗?是孩儿一时冲动给您惹祸了。”

        祈正看着祈盼有些心疼不忍责备,因此只是开口道:“盼儿,这次你有点太鲁莽了,还不过来给左叔叔赔罪。”

        祈盼这时才看见,里面除了祁正、周长老、导师行知之外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比祈正的年龄要大一些,身着锦绣华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应该就是那左妄的爹。中年男子的旁边还有站着一位青年男子,同样是雍容华贵、潇洒俊逸,想必也是左妄的某个亲人。

        祈盼有些不情愿的走到中年男子的面前,微微一礼,说道:“左叔叔,这次左妄的事情,是我太鲁莽了,我真诚的对您表示歉意,对不起,还希望您能原谅晚辈。”中年男子愤愤的看了一眼祈盼,哼的一声,甩了一下手臂,转过身去没有说话。

        中年男子面继而向周长老说道:“周长老,我儿左妄现在深受重伤,还请周老体恤我儿,为我儿做主”。

        这时,导师行知对着中年男子道:“左家主,这件事情我早上已经跟你解释过了,我的学员虽然鲁莽,但是左妄也是有错在先,要不是他想要那修炼的生灵丹,又拦截我六志灵学社的学员,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中年男子略带怒气的对着行知道:“行知先生,照您这么说,我儿左妄现在深受重伤全是他自己的错了?难不成我儿子是自己把自己打成重伤的?”

        行知正色道:“虽然祈盼将左妄打下山,但也是有原由的,再者说祈盼也是一时情急才犯下了这样的错误。万事都要讲个理,还希望左家主能够心怀慈悲、顾全大局。”

        中年男子道:“看来行知先生还知道是祈盼这小子将我儿左妄打下山的?”

        导师行知也是有点微怒道:“左家主,你...”

        中年男子不再理会行知,转身对着周长老说道:“周长老,现在我儿身受重伤是事实,祈盼重伤我儿也是事实,还望周长老能够给我父子一个说法。”

        周长老听罢,对着祈盼的父亲祈正道:“祈父,对于这件事情不知道你有什么意见?”

        祈正对着周长老道:“周长老,这件事情确实是犬子太鲁莽,好在没有酿成大祸,而且确实也是事出有因。不过左公子现在深受重伤也是事实,因此我们也愿意赔偿,只是希望学院不要开除我儿祈盼,对他从轻发落,另外也希望左家主能够大人大量,能够原谅我儿年幼无知。”

        中年男子对着祈正道:“好,你也承认是你儿子打伤了我儿,也别怪我欺负你们,你们赔偿我儿药费200贯铜币,200贯铜币已经是我的底线了,要知道现在200贯铜币连一块上等的璞玉都买不到,已经算是很便宜你们了,就算是我积了功德了。另外,我要你祈正到我左家当佣人,专门负责看护我儿左妄,直到我儿伤病痊愈,在这期间但凡我儿左妄再出一点毛病,这件事情就没法善了,怎么样?”

        祈正虽然心有怨言,但是也无可奈何,只想尽快的解决这件事情,因此回道:“可以,左兄,我答应,只求你不要再为难我的儿子跟学院了。”

        中年男子面露轻蔑的表情道:“那是自然”。然后,中年男子又对着周长老道:“周长老,我儿现在暂时也没有办法修炼了,而且我儿出事,跟学院对学员们的放任管教也有关系,因此我提出在我儿在家养伤的这段期间每个月学院都要拿出一颗生灵丹给我儿左妄,算是对我儿的补偿。”

        周长老道:“没有问题,左家主,我代表学院答应你的要求。”然后周长老再对着所有人道:“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但对于祈盼的处理,等我们几位长老跟行知导师商量过后再做定夺。”

        然后,大家就陆续走了出去,出来后,中年男子对着祈正说到:“祈正,可别忘了你答应过的事情。”

        祈正赶紧道:“左兄放心,我祈正必定遵守诺言,我回去准备一下就立刻动身前往贵府。”中年男子又是哼的一声,一甩手臂,然后就跟青年男子一起走了。

        这时,导师行知对着祈盼说道:“祈盼,你爹大老远赶过来处理你的事情,你们就好好聚聚,我暂时给你半天的假期,明天记得准时修炼。”

        祈盼对着行知道:“行知先生,感谢您一直为我说话,感谢您对我的照顾。”行知微微一笑,祈正、祈盼微微一礼,恭送导师行知离开。

        祈盼看着祈正道:“爹,孩儿不孝,给您闯祸了。200贯铜币实在是太多了,够我们一家人两年的开销了,何况您还要供我在学院修炼,我们哪里来那么多铜币呢?还有您真的要去那左府去当佣人吗?还要照顾左妄?我担心他因为我报复您啊。”

        祈正道:“盼儿,铜币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不用操心。至于去左府,不就是当佣人嘛,难不倒我的,只要我顺着他,想来他也不会太为难我。

        更何况等那左妄的伤势好了,我就自由了,你不用太担心。倒是你,现在学院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我等下再去求求行知导师跟周长老,只希望你还能留在学院继续修炼。

        其他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的,你以后做事情再也不能鲁莽了,你要知道我们只是普通的家庭,很多事情别人做得我们却做不得,因为我们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家底跟势力。”

        祈盼回道:“爹,因为孩儿让您受苦了,您放心,我以后一定努力的修炼,我要担起责任,我要成为这世间最优秀的修炼者,我要让爹娘以后都能跟着我扬眉吐气,过上好的生活。”

        祈正道:“我儿开始长大了,好,我就等着你以后光耀门楣、衣锦还乡,我就等着我儿子以后好好的养着我”,说罢居然哈哈大笑起来,祈盼看着祈正大笑,也是一扫前面阴霾,跟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晚上祈正跟着祈盼来到了学院学员们的寝舍,跟祈盼睡在一张床上,两个人一起回忆着祈盼小的时候的事情,祈盼兴奋的听着他爹给他讲着,然后满带幸福的表情沉沉的睡去,祈正帮祈盼盖好被子,微微一笑,摸了摸祈盼的头,然后也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