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绝对灵界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五章:思过崖

        第二天天一亮,祈正就出去了,祈盼睡醒之后就没有看到祈正,想着祈正应该是跟导师行知一起沟通事情去了。后面的两天祈盼也没有再见到祈正。祈盼询问导师行知,被告知说祈正已经回家了。

        又了三天之后学院就有人传话来,让祈盼再过去一趟戒律堂那边。祈盼进去之后,对着周长老跟导师行知行了礼,周长老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然后道:“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已经出来,经过几大长老跟行知导师共同商议决定罚你鞭刑三十,然后到思过崖面壁忏悔三日,你可有异议?”

        祈盼回道:“弟子犯错甘愿受罚,感谢各位长老跟行知先生的格外开恩,此番恩德弟子祈盼铭记在心。”

        周长老没想到这祈盼倒是个懂事的弟子,因此也面露笑意,道:“好,不错,是个有担当的孩子。

        祈盼,这次你除了感谢我们,更要感谢你爹,他可是为了你在我们戒律堂跪了两天两夜,我们几大长老也是看在你爹的一片慈爱之心的份上因此决定对你从轻发落,给你一个机会。

        希望你好好的珍惜,也希望你好好的努力修炼,对得起我们的那份恻隐之心,也对得起你爹对你的那份关爱之情啊。”

        祈盼有点哽咽的回道:“弟子明白,弟子对长老们、行知先生的恩情铭记于心,弟子以后会勤加修炼,不负长老们跟行知先生的教诲,也不负爹的殷殷期盼。”

        周长老跟导师行知都点了点头,然后周长老道:“祈盼,事情既然了结了,你就退下吧。”

        祈盼回道:“是,周长老,弟子告退。”然后就走出了戒律堂,去执法阁领鞭刑去了。

        要说那鞭刑可是鞭鞭到肉啊,执法阁的弟子可不会手下留情,祈盼挨了三十鞭之后,回去躺都没法躺。

        好在导师行知让元宝拿了点学院上好的药水过来,才不至于那么钻心的疼痛,晚上导师行知来也来看了看祈盼,嘱咐了祈盼几句就走了,祈盼是翻着身子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祈盼很早就起来去往思过崖,这思过崖是一座独立的山峰,它危峰兀立,十分的险峻,云雾缭绕,景色倒也不错。

        只因为这里是思过崖,学院基本也没有什么人上来。祈盼见也没有人监督,因此也就坐下来修炼。这里非常的安静、十分的安静,祈盼就开始修炼九天灵修术,然后又修炼行知导师所教授的六合上术,就这样过了一天。

        第二天祈盼又是同样如此的修炼,不过在第二天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九天灵修术似乎与六合上术有那么一点点的关联,但是什么关联,祈盼又有点感觉不出来。

        以前大家一起修炼的时候他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当他在思过崖一个人修炼的时候他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若隐若现,祈盼好像抓的住那么一丝丝联系,但是转眼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感觉可能是自己的心还没有完全的静下来,因此他首先尝试着静心,感觉内心安定的时候再次修炼,但那种感觉就是时有时无,奇怪的很。后来,祈盼也不再尝试抓住那种感觉,就是单纯的修炼,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

        第三天早上,当祈盼来到这思过崖的时候竟然很远就看见了一个女子,这女子长长乌黑亮丽的秀发,发间插一个晶莹剔透的步摇,身着淡色绿罗衣,手持一把长剑,耳朵上面有亮晶色的耳坠,脸庞虽然只能看到侧面,但是面容清秀,清晨的朝阳沐浴着她,看上去就像一朵迎着朝阳的带着露珠盛开的桃花,宛若堕入人间的仙子。

        祈盼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美丽的女子,不由得就陶醉其中了。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慢慢的向女子走了过去,然后有点羞涩的打招呼道:“这位师姐,你也是来这里受罚的吗?”

        女子转过头来,祈盼看到了一张绝美的脸庞,瓜子状的脸蛋,白嫩无比,双目流动,秀眉纤长,清秀中带着一丝成熟,成熟中又带有一丝妩媚,一时间祈盼竟看的有些痴了。

        女子微微一笑,然后对祈盼说道:“喂,你看够了吗?”,祈盼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回道:“对不起,师姐。”

        那女子道:“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在这里的,没想到还有人在,你叫什么名字?”

        祈盼回道:“师姐,我叫祈盼,是学院六志灵学社的学员弟子。”

        那女子道:“祈盼,名字还蛮好听的,你是六志灵学社的?”

        祈盼忙回道:“是的,虽然现在我在六志灵学社,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凭借自己的实力去到天一灵学社去的。”

        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又低下头去,其实祈盼也没有想到他怎么会下意识的说这么一句,其实他一直是很低调的一个人,但是话已经说了出口,只能尴尬的低着头。

        这时那女子道:“六志灵学社也没什么啊,也出现过比较天才的弟子,相信你以后可以的。”

        祈盼激动的看着女子道:“是吗?师姐你是这样认为的吗?我还以为你会跟其他人一样看不起我们六志灵学社的学员弟子呢。”

        女子道:“怎么会,你们只是运气差了一些而已。”

        祈盼又道:“还不知道师姐怎么称呼?”

        女子道:“我叫王妙瑶,以后在学院你可以叫我瑶师姐。”

        祈盼道:“瑶师姐,你怎么会到这思过崖来呢?也是犯了什么错吗?”

        王妙瑶道:“是因为修炼的事情,我跟同门师兄切磋,一时失手把他给打成重伤了,然后先生罚我在思过崖面壁半日。”

        祈盼道:“不瞒师姐,我也是因为失手把人打伤,被罚到这里来的。”

        王妙瑶道:“那我们两个还真是同病相怜。”

        祈盼接着道:“不知道师姐现在是在哪里学习、修炼?”

        王妙瑶回道:“我现在是在三全灵学社学习、修炼。”

        祈盼道:“哦,原来师姐是三全灵学社的学员弟子,一看师姐的样子,就知道师姐必定是很有天分的人。”

        王妙瑶微微一笑道:“你说话还蛮中听的,就这嘴儿还挺讨女孩子喜欢的呢。其实我天分也就一般啦,我看你也是个有天分的人,以后一定有机会更上一层楼的”,说完妩媚的一笑,祈盼不由得又看的有些痴了。

        然后这半日,他们两人又相互的说了些学院跟修炼的事情,你一句我一句倒是相处的很融洽。

        祈盼也感觉王妙瑶是个很不错的女子,没有看轻自己还愿意跟他交流一些修炼的心得,时间过去的很快,不知不觉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王妙瑶对着祈盼道:“祈师弟,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修炼,以后要是修炼上有什么不太明白的地方你可以去找我。”

        祈盼道:“好的,瑶师姐,有机会我会去请教的。”

        这时王妙瑶又是妩媚的一笑,道:“那有机会我们再见了。”然后就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