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绝对灵界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九章:学院的通告

        祈盼回去的一路上都在想,究竟王妙瑶为什么要陷害他?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跟王妙瑶究竟有什么仇怨?

        过了几天之后导师行知知道了这件事情,然后就传祈盼过去问话。祈盼则是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导师行知说了一遍,还将认识王妙瑶的经过仔仔细细的讲了出来,另外也叫了元宝等人出来作证。

        导师行知安慰了祈盼,然后让祈盼不用太过担心,他会去找周长老他们去好好的解释解释的。

        然而十天之后,学院突然宣布:正式剥夺祈盼六志灵学社学员弟子的身份。但念其年幼无知,给机会去六志灵学社的伙房去当一个管事儿,负责六志灵学社所有学员的伙食。

        原来有传言流出,自从上次三全灵学社祈盼的事件之后,王妙瑶有好几次轻生的举动,但是都及时的被其他的弟子发现,才没有酿成大祸,因此学院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其实祈盼也是预感会有这样的结果,因为事实的真相只有祈盼跟王妙瑶清楚,最近祈盼也是吃不下、睡不着,但是没有想到,还是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而祈盼的导师行知因为这件事情还特意去找了三全灵学社的导师乌名全还有周长老,还因为这件事情跟乌名全导师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争执,两人闹的很不愉快。

        而这件事情不久之后,祈盼的导师行知则是被调到了学院的藏书阁,专门负责看守学院的藏书,再也不是六志灵学社的导师了。

        这件事情祈盼也是过了很久之后才听元宝他们说起的,后来祈盼也到藏书阁求见过导师行知,但是导师行知没有见他,祈盼也只得作罢,当然这是后话。

        祈盼收到学院的通告之后,是心若死灰,因为这一路走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好不容易进了学院,修炼也步入了正轨,一切都在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可是就因为这次的陷害,功亏于溃,止步于此了。

        此时的祈盼抑制不住的放生大哭,他很想离开学院,再也不想当什么修炼者了,就只想跑回父母的身边大哭一场。

        可是一想到自己贫苦的出身,还有这么多年来父母对自己的殷殷期盼,望子成龙的那种心愿,以及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家人所遭受到的别人的冷眼,他又觉得自己身上有一份责任在。只要还能留在学院,至少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因此他还是接受了学院的处理结果,没有为自己再做争辩,一个人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后山的伙房。

        当祈盼来到后山伙房这边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小胖子,在做着事情,年龄应该跟他差不多大。

        就在这时候,小胖子一抬头也看到了祈盼,小胖子擦了擦满是油水的手,走过来对着祈盼说道:“你就是祈盼兄弟吧?黄先生告诉我说,你会来这边,负责六志灵学社的伙房。对了,黄先生就是专门负责六志灵学社所有的后勤这一块的。

        我给你简单的说下伙房现在的情况,我们伙房现在加上我总共是五个人,挑水、摘菜、洗菜、炒菜什么的,大家都是相互帮忙。

        你没来之前是一个老人家负责这里,现在老人家已经走了。对了我叫朱俊,他们都叫我肥仔。”说完就嘿嘿的笑了起来。

        祈盼听完之后道:“那我以后也叫你肥仔,你不介意吧?”

        朱俊说道:“不介意,不介意,名字嘛就是个称呼。而且叫肥仔我也听习惯了,你要叫我大名的话,说不定我还反应不过来呢”,说完又是嘿嘿嘿的笑着。

        祈盼也是被他逗得有些乐了,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然后他道:“肥仔,你现在是在准备晚饭吗?”

        朱俊回道:“是啊,马上就准备炒菜了,我是先把这些配菜切一切,还有四个人他们出去担水去了。”

        祈盼道:“那等下我来炒菜,你就帮我把菜切好就行了。”

        朱俊道:“不用,你过来是负责我们伙房的,大小也是我们的管事儿的,你说说话就可以了,这活儿还是我们来做。”

        祈盼道:“学院既然让我过来了,我肯定也要做事情的,怎么能全让你们做呢?再说从小到大我都跟着我娘学习厨艺,我的厨艺很不错的,等我做过之后你们就知道了。”

        说完就卷起袖子,拿了一个菜开始炒起来,朱俊愣了一愣,然后继续的切着自己的配菜。

        朱俊也是边切菜边看向祈盼,他看祈盼炒起菜来还真是有模有样的,丝毫不比他差,要说他还是跟着师傅学过两年的。

        其实朱俊不知道的是,祈盼的母亲做菜那可是整个村的好手,由于祈盼的母亲饭菜做的好,村里有什么喜事儿、活动之类的都是让祈盼的母亲过去,祈盼小时候也没什么事儿,就整天跟着母亲,给母亲帮帮小忙,还可以混点好吃的。

        后来慢慢长大一点之后,他母亲又教她做菜,因此炒菜做饭对祈盼来说还真难不倒他。

        朱俊看着专心炒菜的祈盼,突然之间就多了一些的好感,要知道前面的管事儿可不会自己做事,都是吩咐。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一个管事儿不仅自己做事,而且做事还有模有样的,不禁心里又多了几分的钦佩。

        祈盼跟肥仔两个人把菜炒完之后,另外那四个伙房的小伙子们都回来了,肥仔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另外祈盼也询问了一些他们家里的情况。

        原来这四个小伙是四兄弟,分别叫:谭东、谭西、谭南、谭北,跟肥仔都是同龄的,也跟肥仔来自同一个村。

        而且他们家里都有同一个情况,那就是他们的父亲都不在人世了,据肥仔说是因为有一年发洪水,然后村长带了一些人去抗洪,其中就有他们父亲,洪水过后他们的父亲就再也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