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绝对灵界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十六章:拔刀相助

        其实就在祈盼不远的地方的一个转角处,有一户人家的门口有七八个不知道是哪个势力的弟子正在抓几个女孩子,是四个差不多十七八岁长相清秀的女孩子。

        那七八个弟子不停的拽着那四个女孩子,看样子应该是四个女孩子的父母不停的拉住自己的女儿,很不愿意让那些弟子将他们的子女们带走。

        几个女子的母亲边拉住自己的女儿边给那七八个弟子下跪,口中不停的祈求道:“几位大爷,我四个孩子还小,麻烦几位大爷回去说一声,等她们再长大一点儿再去服侍上边的大爷。”

        其中一个嘴上长有两撇八字胡的青年男子道:“我们龙行宗几位公子想要的人,还没有人敢不从的,特别是我们那位半公子,不仅修为高而且还英武不凡,他们能看上你们的闺女,是你们的造化,你们赶紧放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那四个女子的父亲也是跪下祈求道:“几位大爷,就请你们放过我们一家吧,我这四个女儿很不懂事,我怕他们会冲撞到几位大爷。”

        那青年男子道:“哦,我们几位公子就喜欢这样的,越是刁蛮任性,我们几位公子越是喜欢,他们有的是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调教她们。这么说来,我们今天还非这四个丫头不可了,你赶快放手,放手。”然后,那青年男子就踢了四个年轻女子的父亲一脚。

        那位父亲听到那青年男子那么说,硬是要带走他们的女儿因此站起身来,道:“我,我,我跟你们拼了。”然后就挥着拳头朝着那青年男子打去。

        那青年男子直接就拔出了自己的剑,毫不犹豫的就对着那位父亲就是一剑,那位父亲当场就血流成河,倒了下去是彻底的不活了。

        当祈盼赶到的时候,刚好看见那青年男子一剑杀了四个女子的父亲,祈盼大呵一声:“住手”。几个青年男子同时向祈盼这边看了过来。

        其中一个身穿深绿色长衫的男子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们龙行宗的事情你最好是当做没有看见,如果你非要强出头的话,我们不介意将你一起给解决了。”

        就在几个男子看向祈盼这边的时候,四个女子的母亲则是发了疯的冲向那杀掉她夫君的青年男子,谁知那青年男子竟然又是一剑,直接刺向那位母亲。

        接着那位母亲又满身是血的倒了下去,那四个女子则是爬到父母的面前抱着自己的父母不停的哭泣,哭的是撕心裂肺的,十分让心疼。

        祈盼见此情景大怒,一个飞跃而起,口中大呵一声:“诛杀之烈炎飘零剑”,只见祈盼手中的剑突然金光大现,周身无数的灵力的波动,顷刻之间他的剑好像化身无数的火剑从天空落下。

        几个男子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身处一个岩浆包裹的空间里面,岩浆无比的炽烈滚烫,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灌注了滚烫的液体似的,十分的痛苦,并且自己的身体也好像是被什么粘稠的东西给粘住了,行动十分的吃力,而且空中又有无数的火红火红的小剑朝着自己刺了下来。

        祈盼的这一战技是祈盼最新领悟的一个战技,是祈盼跟那龙行宗的半三观交战之后,落下了那深谷的岩浆池中,然后祈盼就慢慢的领悟了这一新的战技。

        那几个青年男子在生死的一瞬间也是齐声的喊出了:“灵波荡漾护金身”,只见他们竟然共同的催动了自己体内的灵气,相互间合力激发了共同的防御,以他们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能量罩,将他们护在了能量罩的里面。

        祈盼知道这些势力的弟子远不是苍星大陆的那些年轻人可以比的,但是现在的祈盼已经是皇级真灵境六重天的修为,而就算是他们口中所说的半三观也仅仅是王级真灵境七重天的修为而已,祈盼现在的实力可是他们不敢想象的。

        就算现在的祈盼不是皇级真灵境六重天的境界,而仅仅是王级真灵境八重天的境界,可以说那半三观都基本没有抵抗之力,因为在人级真灵境之上任何一个层次的突破实力都是绝对的碾压自己之下的层次的,更何况现在的祈盼已经是皇级真灵境六重天的境界。

        这也是为什么行老一直说人级真灵境之上的每一个层次的突破都是难如登天,因为看似简单的一个层次的突破,但是实力确实有着天大的变化,只要突破了一个层次那就基本是绝对的碾压。

        一阵阵白光闪现,无数的灵力波动,就连那四个女子跟他们的父母亲的身体都被这巨大的灵力冲击波给震开了。嘭的一声巨响之后,祈盼的剑已经彻底的斩碎了几个青年男子共同催生出的能量罩。

        然后就是几个男子飞出,空中就喷出了无数的鲜血,落地之后一个挣扎就是彻底的不活了。但是那嘴上有八字胡的男子落地之后,还在喘着气,看来应该是他们中修为境界最高的一个,但是也仅仅是喘着气而已,如果没有及时的救助,不多久就会彻底的死去。

        祈盼看了看那四个女子,那四个女子依旧是在痛哭,祈盼也是内心有些悲痛,如果他要是能早来一会儿就好了,这几个龙行宗的青年弟子下手实在是太快太狠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