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文学

首页 女总裁的头号红人
字:
关灯 护眼

2 老板喝醉了

        矮冬瓜个子不高,声音却不小,大厅里喧嚣的人群似乎一下子被他震住了。

        当然,镇住场子的并不是这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而是他身后那个穿制服的人,东河镇派出所所长!

        所长身后还跟着三名干警,一个个面色严峻,带着不怒自威的神情。

        所长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比胖子却更有震慑力,“都别乱来!谁再闹事把谁抓起来!”

        此话一出,刚才激动的业主都冷静下来,再没有人大呼小叫了。

        矮冬瓜当然也不是一般人物,东河镇的首富王志飞,镇长的小舅子,人群里有几个村民认得他,再加上派出所长的助威,他们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想趁乱悄悄溜走。

        不管是镇上的首富,还是派出所长,得罪谁都不是小事。况且房子虽然有点问题,但都不是大问题,要不是有人吵吵着闹一下能得到很大的赔偿,他们也犯不上今天过来瞎参合。

        王志飞迅速走到苗文绣的身旁,一把抓住她冰凉的小手,殷切的说:

        “文绣,吓到了吧?没事!都是些草民!我正和李所长一起吃饭呢,听说你这边出了事,就立马赶过来了!”

        苗文绣轻轻抿着嘴唇,虽然表情冷淡,但眼神中还是有一丝感激。她想把手缩回来,可王志飞抓的更紧了。

        “文绣你别怕,有我在呢,在东河镇,咱们就没怕过谁!”

        局面很快控制住了,有了镇上首富和派出所长做后盾,冲在前面的郑凡星等人压力骤减,刚才还气愤填膺的人群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没有人吱声了。

        郑凡星注意到刚才叫的特别欢的几个人,尤其是那满头黄毛的,已经看不到了,这几个家伙真是滑头的很,见警察一来就跑,定不是什么好鸟。

        好在他已经让人拍了视频,要是追究起来,黄毛几个人肯定跑不了。

        因为郑凡星还站在最靠近业主的位置,虽然局势已经缓和,可问题还是得解决,来不及细想,他便说道:

        “各位业主!有警察在这里,大家心平气和的谈一谈,请你们选出3名代表吧,有什么诉求,我们可以商量,另外,凡是房屋质量有问题的,刚才我们老板说了,我们一定按合同要求进行整改,请有问题的业主先进行登记!凑热闹的就散了吧!”

        说完,他朝苗文绣看了一眼,用眼神请示她。

        女老板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实际上这小伙子表现的相当不错,尽力稳住了局面,而且他提的解决方案也很合理,不由得让苗文绣刮目相看。

        王志飞乜斜了一眼郑凡星,问道:

        “文绣,这大青年是谁啊?新来的副总?”

        苗文绣风轻云淡的说:“司机,开车的。”

        那个样子,好像她刚才并没有受到惊吓,自己只是顺道过来看看,应对这种聚众闹事的场面,对于文绣地产来说,一个小小的司机就足够了。

        在郑凡星的张罗下,善后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业主们选出了3位代表,到楼上会议室去和销售部负责人谈判,其他认为有质量问题的业主进行了登记。

        文绣地产一名销售人员在刚才的冲突中胳膊受了伤,虽然不严重,但郑凡星还是将现场视频提供给警察,要求严惩凶手。

        王志飞在苗文绣旁边陪着她,嘘寒问暖,甚是关心。

        对于这个从星海市来的女人,王志飞早就动心思了,他做水泥生意起家,和房地产商也算有业务往来,无奈这苗总就像是一座冰山那样,他试探了好多次都套不得近乎,今天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仅拉了她的小手,还卖给她一个大人情。

        毕竟从现场情况看,派出所的李所长和王志飞关系不一般,工作起来明显偏向着文绣地产,对于那些“草民”严加呵斥,连吆喝带吓唬,一袋烟的功夫就把人群都劝退了。

        事情料理的差不多了,王志飞讪笑着碰了碰苗文绣的胳膊,似乎经过这个事情他们的关系近了一大步。

        “文绣,饿了吧?晚上我安排个地方,请你吃饭,给你压压惊,怎么样?”

        苗文绣皱眉向后退了一小步,这么一个矮冬瓜碰你,真是让人讨厌,可他毕竟刚刚帮了自己,于是只好说:

        “哪能让王总请呢,你定地方吧,我请客,感谢王总仗义相助。”

        王志飞立即拍手道:“好啊!就这么定了,6点吧,辉煌大酒店,不见不散啊!”

        苗文绣乘车回公司,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售楼处事故的后续工作,都安排妥当后,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让郑凡星开车,直接去酒店赴宴。

        “小郑,你也来吧。”

        “老板,这,不合适吧?”

        “合适!”

        苗总的语气不容置疑,郑凡星只好让门童去停车,自己陪着老板走进了电梯间。

        王志飞叮嘱苗文绣只定了个小包间,不要带其他人,可苗总觉得今天郑凡星在售楼处表现很好,也应感谢一下,就叫了一起到房间。

        见到郑凡星的时候,王志飞有点不悦,不过很快恢复了神态,热情的招呼苗文绣坐在他的旁边。郑凡星坐在了李所长的左侧。

        四人坐定,菜很快也上齐了。郑凡星因为开车不能喝酒,便殷勤的为其他人斟茶倒酒。

        苗文绣本来不想喝酒,可架不住王志飞和李所长的千般劝说,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唱起双簧,好像苗总不喝酒就对不起他们一样,苗文绣只好端起了酒杯。

        可酒杯一旦端起,就很难再放下了。

        一瓶五粮液很快被三个人喝完了,王志飞又拿出一瓶葡萄酒,据他说是从葡萄牙进口的。

        “葡萄牙的葡萄酒,绝对是好酒,来,文绣,满上!”

        “王总,我酒量不行,真不能再喝了。”

        “文绣啊,这就不够意思了啊!今天主要是为你压惊嘛!就是薄我的面子,也不能薄李所长的面子嘛,李所长今天可是出了大力啊,对吧?”

        李所长忙在旁边帮腔,苗文绣只好又举起了酒杯。

        几巡之后,苗文绣已经有点醉意朦胧了,王志飞使个眼色,李所长起身说有任务,拱手告辞了。

        王志飞请郑凡星到车里去等老板,可郑凡星并不放心,出去上了趟厕所,又返回了包间。

        此时王志飞的手正搭在苗文绣的肩上,嘴巴就要往她脸蛋上凑,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苗文绣眼睛微闭,显然已经喝醉了,失去了意识。

        郑凡星大声喊道:“老板!秘书来电话,说有紧急事情请你去一趟!”